「初一待婆家、初二回娘家」對女人公平嗎?婚姻諮商律師「神解答」點醒所有媳婦!

農曆新年本該是個值得充滿期待、高興的節慶,然而對於某些已婚女性而言,卻是個壓力不小的日子。對此,常在臉書幫大家解惑的呂秋遠律師,就曾在臉書點出了已婚婦女過年經常碰到的10大問題,小到親戚小孩包多少、大到除夕回誰家過,快看看呂秋遠律師怎麼說!

示意圖來源:媽媽經

Advertisements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1. 除夕應該要在哪裡過?

關於除夕圍爐回妳媽家或我媽家這件事,如果有一方不願意,呂秋遠律師說那只有四種選擇:在自己家過、在夫家過、在娘家過、分開過。有小孩的人就在自己家過,應該沒有這問題!但是如果老公堅持要回婆家過,那麼明年就跟他說要回娘家過,律師表示輪流最公平!曾有個女法官跟呂秋遠訴苦:「我也是人生父母養,為什麼結婚了就一定要去夫家過?」就連平常犀利斷案的法官都困擾成這樣,那默默承受的小媳婦們還有多少呢?最後律師也說不然就各自回家過,這麼想今年塞車心情應該會好一點!


Advertisements

2. 初二該不該回娘家?

這大概是所有媳婦的心病!有的婆婆就是連初二都不放媳婦回娘家,因為她的女兒(別人的媳婦)要回來了,所以必須扣住她的媳婦(別人的女兒)伺候一家大小!不過呂秋遠律師說娘家隨時都能回,真的不必糾結初二還初三!但是律師也說這兩種心境是完全不同的,因為除夕是一家人圍爐,初二就是女婿回老婆娘家作客的概念!大概是「林祖媽除夕在你家,要做牛做馬做賢慧;初二你在我家卻是好聲好氣當客人,這種爽度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好嗎?」,意思是除夕跟初二從來就不是等價交換!


Advertisements

3. 要不要給公婆紅包?

這還用說?不但要給,而且最聰明的做法是老公出錢、老婆給錢!呂秋遠律師說「最高級就是,老公出錢、老婆給錢,做面子給老婆。第二級是,老公出錢,老公給錢。自己出自己掙面子,很公平。第三級是,老婆出錢、老公給錢。」試問連自己爸媽紅包都不願出的男人,還要替他顧什麼面子呢?而且這件事就是互相的阿,而且爸媽也會包給小孩,連本帶利還是賺到喔!


4. 親戚的小孩紅包要怎麼包?

律師說這要採取「先包先贏」的策略,如果自己有小孩一定要主動出擊,這樣別人回包就必須要同樣價位,甚至要加價才不失禮!那如果剛結婚沒小孩呢?律師開示這是一種「給不熟的親戚小孩零用錢」概念,一年給六百,也是很合理的。」但最後律師也說六百是總額,如果對方有三個孩子,還是各給兩百算了!

Advertisements


5. 遇到不認識的親戚怎麼辦?

一百零一招就是微笑!呂秋遠律師表示:話多說多錯,不熟的人就別亂搭腔,看起來像表妹的說不定輩分是阿姨!剩下的就是乖乖「滑手機、看臉書,把我臉書上的文章低頭全部看完」而且律師文章存糧夠看整個年假!


Advertisements

6. 遇到不認識的親戚又愛體雄的怎麼辦?

這個真的史上最煩人!律師也說有問必達,但答非所問就好!親戚最愛問「什麼時候生小孩啊?」請帶著微笑回答

「你孩子考上公職的時候,我就會考慮了。」

「你今年加薪沒?聽說你們這行業很不景氣,會不會被裁員啊?」


Advertisements

7. 要不要幫忙做家事?煮飯洗碗陪笑臉?

過年嘛!扮演好媳婦就是要嘴甜勤快討婆婆歡心阿~律師強烈表示:當然要做!但如果你本來就住婆家,應該要先想哪時可以搬走!如果是一年回來一次還不好好表現,更待何時?律師最後也下個但書「米飯太硬、湯太鹹、雞肉不熟,那肯定不是你的錯。而且不小心打破幾個碗,其實也是歲歲平安」聰明如妳應該知道怎麼做了!


8. 男人打麻將,我們要幹嘛?

吃完年夜飯發完紅包,就是一年一度慈善麻將大賽!律師說這時為人媳婦的也開一桌會引人側目,不如就散步到超商,享受一個人的咖啡時光!或坐到老公身旁指點如何放槍,很快老公就會請妳離開去血拼了!


Advertisements

9. 另一半很煩,請問單兵如何處理?

大概除了蜜月外,過年是跟另一半相處最長的時間了!律師表示漫長的年假,最能考驗彼此個性的時刻!因此不要老是覺得他很煩,如果覺得真的無法溝通與適應,你要考慮的不是過年,而是離婚。


10. 過完年後想離婚怎麼辦?

如果真走到了這一步,呂秋遠律師說「列出十點你不能接受的缺點,請他調整。同時也請他寫出他不能接受你的十點,兩個人檢討看看,有沒有可以改進的地方。」真的沒辦法溝通,就快去做婚姻諮商吧!


開示完過年這10點後,呂秋遠律師下了總結「婚姻不是靠忍耐,委曲求全,最後就是侵門踏戶」何止過年,過生活也是阿!


資料參考:呂秋遠律師臉書

女兒離婚想要回娘家過年 「母親卻不讓她進家門」 女兒一句話讓母親悔不當初

女人在結婚之後,和娘家人的關係就會很微妙。對於有些家庭來說,女兒出嫁,只是換了居住的地方,回到娘家還是跟之前一樣的待遇。但對於有些家庭而言,女兒出嫁後,再回來就是客人。

01.

如果有人問你,30歲以前最後悔的事情有哪些?方娜的答案肯定是:後悔毫無保留地信任母親,並且持之以恆地為母親打錢。

為什麼會這麼說?

因為方娜從參加工作開始,每個月都固定打給母親2000塊錢,即便後來她結婚了也不曾間斷。可是後來呢,她所有的付出都付諸東流了,母親傷透了她的心,讓她對於「親情」二字,徹底心灰意冷。

她不間斷的幫襯娘家,這在母親看來,是一種理所當然。所以母親不僅沒有為此感到感激,甚至連對於她的最後一點溫情也要剝去。

方娜和前夫差點離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歸咎於自己的母親。母親是一個重男輕女的人,這些年她一直無底線地向方娜索取,哪怕導致她離婚也在所不惜。反正在她眼裡,女兒是否幸福不重要,重要的是兒子可以過得好。

是的,她一直找女兒索取,向女兒要錢,就是為了給自己那個爛泥扶不上牆的兒子。

方娜從小便生活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里,在她逐漸長大的這些年,曾經受過多少委屈和不公平待遇,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可那又怎樣呢?她還是善良又心軟,工作以後不斷往家裡打錢,努力做一個孝順又懂事的女兒,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夠多愛自己一些,多肯定自己一些。

02.

不被愛的孩子,總是希望得到父母更多的關注。但事實上,她越是努力證明自己很強,在父母眼裡就越是不值一提,因為他們的心思,都在自己的兒子身上。

在他們看來,女兒早晚都要出嫁的,嫁出去的女兒就等於潑出去的水,只是一個外人。

可兒子不一樣,兒子是全家的希望,將來還要指望他來傳宗接代,所以對兒子好是理所當然,對女兒不好,也是理所當然。

方娜結婚的時候,婆家給了八萬八的彩禮,結果一分錢都沒有帶回去。因為母親全部把這些錢佔為己有了,認為這是他們這些年養育女兒的回報。

其實,方娜心裡清楚,這些年母親並沒有自己用,而是在給自己的弟弟攢著。

早在她參加工作的時候,母親就一直跟她說:

——「現在的農村,找一個媳婦挺難的,如果你弟弟沒房沒車的話,估計沒有女孩子願意嫁給他,可他娶不到媳婦,我們全家都完了,他可是我們全部的希望,還指望他傳宗接代呢。所以你要好好工作,努力掙錢,早點給弟弟買房買車。」

方娜當然覺得委屈,可委屈又能怎樣呢?她從小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的,而且這樣的話聽得多了,她也開始把弟弟的終身大事,當成自己的事了。

結婚的時候,母親將八萬八彩禮全部拿去,她並沒有反抗。因為那時候,她只想早點離開家,希望成立自己的家庭,離這個沒有溫度的娘家,遠一些,再遠一些。

03.

電視劇《歡樂頌》里,樊勝美有句話說:「一個人的原生家庭,就是一個人的宿命,是逃不掉的。」

當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裡滿是絕望。但其實,這不過是一句悲觀喪氣的話罷了,原生家庭自然無法改變,但是我們卻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自己。

這也是後來方娜才意識到的。

結婚以後,她依舊每個月往娘家打錢,這件事觸及到了老公的底線,在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她以後,終於還是絕望了,決定給她最後一次機會。

因為這件事,他們曾經無數次的爭吵,可方娜每次都堅持,認為自己並沒有做錯。認為就算結婚了,娘家還是自己的家。

後來,老公實在沒辦法,就跟她說:

——「既然我說什麼你都不相信,那我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你看清你父母的真面目,如果你看清了,還是堅持給他們打錢,那我們就離婚,就當我看錯了人;如果你看清以後,意識到自己錯了,不再管他們,那我們就繼續過。」

方娜答應了,老公接著說:「你就跟你爸媽說,我們離婚了,問問他們,你能不能回家住。」

當時方娜信心滿滿,因為她覺得自己這些年為家裡做那麼多貢獻,父母怎麼也得供著她,好好對待她,至少她要比那個不爭氣的弟弟,要受待見多了。

可她終究還是錯了,不僅錯了,還錯得離譜。

04.

某一個周六的上午,她假裝哭喪著臉回娘家,告訴母親自己離婚了,要搬回來住。

可母親一聽到她這樣說,臉色立即就變了,後來毫不客氣地跟她說:「你既然已經結婚了,就是別人家的人了,如果你離婚後回家住,以後你弟弟怎麼辦?誰能保證你未來的弟媳不會嫌棄你?而且離婚的人不吉利,你還是出去租房住吧,我怕你影響你弟弟相親娶妻。」

方娜並沒有死心,而是堅持問母親:「這套房,大半的錢都是我出的吧?我這些年每個月都往家裡打錢,這你是知道的,現在憑什麼連我住的資格都沒有?這不公平。」

母親冷笑一聲,說道:「別跟我在這裡說什麼公平不公平,我們把你養這麼大,你拿錢買房是應該的。」

方娜不想再停下去了,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在那一刻,她徹底醒悟了。

她終於明白老公為什麼讓她告訴母親自己離婚了,就是在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如果她再不醒悟,連婚姻也要徹底失去,如果到那時候再看清母親的真面目,一切就都來不及了。

她心灰意冷地回家,只想躲在老公身邊大哭一場。

三天後,她將母親所有的聯繫方式都拉黑了,並且明確地告訴她:以後再也不會給你打一分錢。

母親怔住了,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直接大老遠跑到女兒家來問,不來還好,一來方娜將這些年積累的所有委屈都爆發了,她直接對著母親大吼道:「同樣都是你的親生孩子,我和弟弟的待遇卻天差地別,憑什麼?這些年我努力掙錢補貼家用,你卻始終把我當外人,既然如此我們不必再有任何親情了,我不會再向你打錢,你們的事,從此與我無關。」

母親還沒反應過來,方娜就將她推了出去,關上了門,任憑母親在外大吵大鬧。

聽著母親的罵聲,她的眼裡還是不爭氣地流了出來,一門之隔,隔斷的卻是母女情分。她很慶幸自己用假離婚,使劇情反轉,母親悔不當初,恰恰是她的重生之時。

方娜在心裡對自己說,為原生家庭犧牲那麼多,是時候為自己活著了。

想到這裡,她感到一種解脫,從未如此輕鬆過。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