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在異國「被綁」付不起高額贖金!22歲大二學生「與室友齊力」上陣談判 歷時1年終成功救父:太牛了

說起最值得回憶的大學時光,大部分美國人聊的不是學習就是派對。但對於德州導演Miles Hargrove來說,大學時光里最難忘的,卻是他和室友們集體逃課,考試提前交卷,共同瞞著家人躲在宿舍打越洋電話的日子。

原來那段時間, Hargrove的父親被哥倫比亞反政府武裝綁架,官方束手無策,年僅22歲的Hargrove居然拉上幾個大學同學和綁匪周旋將人質父親成功救出。而這一場秘密行動也在26年後被他製成紀錄片《奇迹漁獵》(Miracle Fishing)公之於眾,在剛剛結束的德國奧登堡國際電影節斬獲了最佳影片大獎。

Hargrove在美國出生,後來因為農業專家父親的工作需要,全家人搬到了哥倫比亞西南部的卡利市。之後後Hargrove在卡利市的街區長大,鄰居們善良樸實,熱情助人,給Hargrove留下了美好的回憶。然而幾年之後,隨著反政府武裝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The 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of Colombia,Farc)的發展壯大,卡利市逐漸開始不太平。

Advertisements

(Hargrove一家)
1994年9月的一天,正在美國讀大二的Hargrove接連打了好幾次父親的傳呼機,都遲遲沒有回復。不久之後,母親打來電話通報了一個可怕的消息:Hargrove父親被Farc成員綁架,他的車停在路邊,駕駛座上有Farc故意留下的父親的證件。
這是Farc當時正在執行的「奇迹漁獵」(Miracle Fishin)行動,即在一些路段上設路障,看準目標把車攔下來,綁架後索要贖金,Hargrove父親這樣來參與農業援建的美國人,無疑是合適的目標。

Hargrove得到消息後馬上飛到哥倫比亞,卻看到淚流滿面還在故作堅強的母親,以及尚且年幼,一臉驚恐的弟弟,一大家子親戚都束手無策。

幾天之後,Hargrove家又收到了Farc綁匪寄來的錄像帶,父親還活著,周圍站了一圈手握衝鋒,戴著面具的士兵,綁匪在視頻里要求僅限於Hargrove家的成員且懂得卡利方言的人談判,不許報警。

Advertisements

最後,他們開出了放人的條件:支付600萬美元(約1.7億台幣)的贖金!

(Hargrove父親和綁匪)
Hargrove聽到這個數目,心裡當場涼了半截:以他們家的條件,絕對湊不到600萬美金。更讓Hargrove絕望的是,老爸的公司明確表示不會向綁匪支付贖金,只肯通過政府解決問題,而哥倫比亞政府和FBI都沒有確切的解救計劃,在他們看來,Farc已經佔領了哥倫比亞大部分地區,尤其是安第斯山脈地區都被Farc控制,要派出一支特種部隊深入山區救出人質後安全返回,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Farc控制區)
難道真的要坐視父親被撕票?那一刻,Hargrove發現周圍的大人沒有一個指望得上。心急如焚的他最終下定了決心:與其指望FBI和官方的「不可能」營救方案,不如自己跟Farc談判,或許能找出辦法讓Farc放人!

Advertisements

於是,Hargrove想到了一群他認為靠得住的人:大學室友和同學們。Hargrove跟幾個室友同學的關係都很好,特別是鐵哥們Clerx,他是Hargrove在哥倫比亞讀高中時認識的發小,是土生土長的卡利人,能講當地方言,還在當地有一些關係。

另外幾個同學有的擅長無線電,有的擅長心理分析,在聽說Hargrove的困境後,紛紛站出來幫助Hargrove解救人質老爸。


就這樣,幾個大二學生,在校園裡拼湊起了一支解救人質的「Hargrove小隊」。他們共同決定,對外絕對保守行動秘密,尤其不能讓家人和媒體知道,直到救出Hargrove的老爸為止。

當然,「Hargrove小隊」也不是完全沒有專業人士,他們私下雇傭了一位退役的英國談判專家,來為他們和綁匪的溝通提供技術指導。每次談判之前,Hargrove和同學們都會提前寫好劇本,預設好可能出現的各種突髮狀況,然後再正式和Farc綁匪溝通。

Advertisements


第一次正式談判,「Hargrove小隊」裝好了一堆用於通訊的短波電台,然後由主談判手Clerx和綁匪電話溝通。在團隊的一致意見下,Clerx心驚膽戰地報出了「Hargrove小隊」能接受的心理價位,41000美元(約117萬台幣),還同時婉轉地威脅對方:如果人質受傷或者死亡,你們不僅一分錢也拿不到,白白浪費時間和資源不說,還要背上殺害美國公民的罪名!

果然這是一個危險的提議,對方果然惱了,他們放出話來:「就這個數目,你們連全屍都別想拿到!」說完就掛了電話,那一瞬間,「Hargrove小隊」的人都嚇得不輕,尤其是Clerx,巨大的壓力讓他冷汗直冒。

Advertisements

好在不久以後,綁匪又打來了電話,願意繼續談判,這說明,贖金果然有可以討價還價的空間。

就這樣,「Hargrove小隊」的這群學生們,瞞著家人和學校,繼續和綁匪周旋,秘密進行著艱難的談判。遵照英國專家的意見,為了不被外人察覺,平日里,他們依然正常上課,打球,參加派對。

Advertisements

可綁匪談判的時間固定在下午7點,每周兩次,難免和大學的正常作息有衝突。有一次,人質談判的時間剛好撞上了考試,「Hargrove小隊」的幾個同學不得不提前交卷,Hargrove甚至忍不住給老師道歉:「對不起老師,我有事得提前交卷了。」

事後,Clerx等人還忍不住吐槽:「我總不能跟老師講,我要去參與跨國解救人質的談判吧。」


幾個月的秘密行動,「Hargrove小隊」的同學們開始逐漸「特工化」,他們會神不知鬼不覺地從派對,球賽,課間消失,悄悄聚到秘密談判的小屋裡。
而Farc綁匪也不是吃素的,他們會突然切斷所有聯繫長達一兩個月,引起「Hargrove小隊」的恐慌,為的就是提高談判的價碼。一開始,「Hargrove小隊」也會被嚇到失控,但最終他們還是扛住了壓力,等到了綁匪重啟談判。

Advertisements

經過9個月的心理煎熬,雙方終於達成了心理價位——20萬美元(約574萬台幣),Hargrove這才通知了家人,想辦法湊齊了這筆贖金。


不過,讓誰去送這筆贖金呢?讓Hargrove自家人去送贖金顯然風險太大,弄不好,錢被吞了,綁匪還可能順手再綁一個。

好在Hargrove家有個鄰居曾在FBI供職,他推薦了一個黑道上的司機,把這筆錢送到了綁匪指定收款的地方。

但贖金交了之後,遲遲沒有Hargrove父親被釋放的消息。「Hargrove小隊」心裡開始打鼓:難道說…綁匪反水了?

直到幾個星期後,「Hargrove小隊」才又接到了綁匪打來的電話,但他們不談人質,而是直接讓這邊打開電視。電視正好在播放新聞,兩個被Farc綁架了一年半的美國傳教士,因為哥倫比亞政府軍試圖營救卻最終遭遇失敗,被Farc當眾處決。

在電視上見證這一幕的Hargrove家人嚇壞了,尤其是Hargrove的母親,打算將整件事報道給媒體,施壓美國政府和FBI採取營救行動。
還好危機時刻,Hargrove再一次冷靜了下來,憑藉近1年的談判經驗,他判斷這是Farc方面的又一次施壓,指望通過「殺雞儆猴」恐嚇他們一家,繼續敲一筆錢。如果極不冷靜地把這事兒捅給媒體,那等待父親的下場很可能就是撕票。

於是,Hargrove一邊強硬要求綁匪提供父親還健在的錄像帶,一邊私下湊齊了綁匪要求另付的贖金。

1995年8月13日,Hargrove頂著巨大的壓力,憑著對綁匪心裡的揣摹,最終答應支付綁匪11萬美金(約315萬台幣)。9天之後,「Hargrove小隊」的同學們聚集在Hargrove位於卡利市的家中,等到了Hargrove那無比憔悴的父親歸來。


多年後,Hargrove回憶起這一段經歷,依舊忍不住感慨:「我們組建了一個目標一致的隊伍,每個人都付出了全力,只為了救出我父親。感謝上帝,我有一幫俠肝義膽的同學和室友。」對於發小Clerx,Hargrove尤其感激不盡:「那時候,我們都是倉促上陣,從未想到身為大學生需要承擔這麼大的壓力,幸運的是,我們最終挺過來了。」

不得不說,一群大二的學生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憑著自己的力量跨國救出了被綁的人質,真的還是太牛太厲害了!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