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本最後的愛人!「同居12年」沒結婚 前妻是絕世黑美人「竭力掩蓋血統」到老被揭穿

2021年5月,《窈窕淑女》重映了,這部電影跨越了大半個世紀,如今又煥發光彩,在更為先進的技術修復和影院傳播手段下,進入了大眾的視野之中。


Advertisements

這部電影曾經在1964年上映,奧黛麗·赫本在其中演了一個身份低微的賣花女。

因為一次偶然的改造,成為了一個優雅貴婦,這個故事曾經獲得過奧斯卡金像獎。


Advertisements

在《窈窕淑女》4K版本之中,採用了杜比真音軌和原始65毫米元素,對電影進行8K級別修復,重塑的經典,令人眼前一亮。


Advertisements

當一個時代落下帷幕,曾經的那些經典,似乎也早已隨著時代的瞬息萬變而封存,然而人們永遠不會忘記那些經典,同時也不會忘記經典的締造者。


Advertisements

直到如今,奧黛麗·赫本鮮活的笑靨仍然長留在一代人的心中,她的美貌永遠不會凋零。


奧黛麗·赫本的一生是個傳奇,但是在情愛上卻是歷經了曲折,她最後的愛人叫做羅伯特·沃爾德斯,陪伴她到1993年。

2018年,羅伯特·沃爾德斯去世,生命定格在了81歲的年紀。

Advertisements


奧黛麗·赫本跟羅伯特·沃爾德斯的戀情,實際上是一段跨國戀。

沃爾德斯是拉丁裔的荷蘭電視演員,在70年代活躍在美國演藝圈,出演了多部美劇,打造出了有趣的「拉丁情人」形象。

Advertisements


大多數人對於羅伯特·沃爾德斯是羨慕的,因為他一生之中的兩位愛人,竟然都是絕世大美人,他本人名氣不大,但是真的是艷福不淺。


Advertisements

羅伯特的上一任妻子名字叫做梅爾·奧博朗,擁有著無與倫比的美貌,以及撲朔迷離的身世。


她的美貌實屬罕見,讓她引領了一個時代,但是她用自己的一生去編織了一個謊言,只為遮掩自己身世之謎。


她的血統裡面明明有印度人的血統,但是她怕大眾認為她身份低賤,因此掩蓋這一切,並且用種種方式,隱瞞自己的身世。


她的母親並不是她真正的母親,而是她的祖母,只是她那美貌風流的母親在年紀輕輕的時候生下她之後,為了掩蓋醜聞,只好以姐妹相稱。


在畸形原生家庭里成長的她,可能這一輩子都沒有真正的快樂過。

她沉迷於謊言,並不是說她非要撒謊不可,而是她實在是太空虛,需要用這些謊言掩蓋她內心的虛榮,驅散她恥辱的烙印。


相比起她來說,奧黛麗·赫本身上多了一些可貴的品質。

她善良熱情,勇敢真摯,她從來不隱晦地遮掩住自己的出身,大家都知道她身世悲慘,從小被父親拋棄,從貴族淪落成難民。


長大以後就如同《窈窕淑女》里的角色一樣,從下等階級的貧女,逐漸成為了一位優雅大方、星光璀璨的明星。


而梅爾一直把自己的出生地說成在澳洲,並且說自己出生在一個不錯的家庭,後來她也煞有其事、像模像樣的帶著羅伯特一起回到澳洲悉尼,去探訪這座並不熟悉的家鄉。


當時的梅爾和羅伯特一起,坐車經過一棟氣派的大樓之時,虛榮心發作了,為了炫耀自己那不曾存在的富貴家族,梅爾指著那棟大樓說,那是她曾經居住過的地方。

但是羅伯特看到之後,卻疑竇叢生,因為那個房子明明是政府辦公大樓,怎麼會是居民樓呢?


羅伯特跟她生活了很多年,不知道有沒有識破過她的謊言,但是對於她這樣美麗的女子來說,虛榮也是無傷大雅,她用自己的美麗,照亮了60年代末期的電影圈。


梅爾《呼嘯山莊》等經典劇作,永遠留在大家的心中,直到1979年去世,結束了自己傳奇且糾結的一生。


梅爾·奧勃朗去世不久,羅伯特跟奧黛麗·赫本相遇了,來自於熟人的介紹和撮合。

當時的奧黛麗·赫本急切需要一個伴侶,陪伴她度過往後孤苦的歲月,她被第二任丈夫安德烈傷得太狠了,還和安德烈處於一種激烈的離婚糾紛中。


而羅伯特·沃爾德斯也已經喪妻,兩人可謂是一拍即合,他們之間年齡差也不大,雖然是姐弟戀,但是彼此只相差七歲。


赫本很感激羅伯特,能夠陪伴她生命的最後一程,她對他有一種勝似親情一般的愛意。

這種愛不一定是情人之愛,但是到了晚年的年紀,能相伴餘生就已經耗費了莫大的力氣,又怎能去要求太多?


在交往兩年後,1981年,兩人開始正式同居。

奧黛麗·赫本曾經幾次感慨說,羅伯特是一個溫柔的弟弟,心靈和溫和善良,她面對他的時候往往會流露出一種母性的光輝。


1993年1月,赫本離開人世。

這十二年的時間裡面,羅伯特·沃爾德斯陪著她走過昏暗,相比起靈魂伴侶紀梵希來說,羅伯特·沃爾德斯的存在顯得沒那麼浮誇,也沒那麼糾結,他們就是互相依存。


晚年的赫本,有了羅伯特的陪伴,心情安穩寧靜了很多,他們一起投身於公益事業,走遍世界各地做慈善,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奧黛麗·赫本的人生雖然傳奇,但也飽受折磨。很小的時候父親就拋棄了他們一家人,後來又飽受流離失所之苦。

長大之後雖然成了光輝璀璨的明星,但也有一段時間遭遇事業瓶頸,成了票房毒藥。


她一生兩段婚姻,兩任丈夫是渣男,她被出軌、流產折磨得身心俱疲,受到重創。

這樣想來,在生命最後四分之一的歲月裡面,遇到了羅伯特·沃爾德斯,也算是她此生難得的幸運。


人生總是處在不斷追愛的過程當中,大多數人所嚮往的愛,不是轟轟烈烈至情至性的長痛長愛,而是如涓滴溪流般的溫柔陪伴。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