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歲尼姑絕食7日圓寂!「坐缸3年」修成正果 開缸後所有人都驚了:女性特徵全無

1995年11月21日傍晚,九華山通慧禪林中,德高望重的仁義師太正跪拜在佛像前誦經,不遠處站立的弟子都默不作聲,唯恐驚擾師太的修行。

突然,仁義師太睜開了眼睛,目光堅定地看向佛像,似乎在思考什麼事情。弟子體貼地走過來,詢問的仁義師太是否有什麼需要幫忙。

仁義師太平和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還真的有事要請你幫忙。」

「師太您吩咐。」

「我大限將至,從今天起沐浴戒齋,打坐誦經,你們不要來打擾。」

「師太……」

「待我圓寂後,不要火化,將我的身體放入缸中即可。」

從那天起,仁義師太便一直在房間中修行,七天後,弟子們發現,仁義師太已經圓寂。弟子按照仁義師太的要求,小心翼翼地將她放進缸中。

Advertisements

直到三年後,坐缸才被再次打開,可是裡面的仁義師太,卻讓眾人都大吃一驚,不僅肉身未腐,還長出了幾縷白髮,甚至連手上的姿勢都發生了變化。

怎麼會這樣呢?這件事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和好奇。

緣起

仁義師太俗名姜素敏,1911年出生在遼寧瀋陽。當時中國正值戰亂,各地起義紛爭不斷,百姓民不聊生,祖國大地滿目蒼夷。

但是姜素敏是幸運的,她的父親很有能力,在當時那樣的年代,也能保一家平安,家中的經濟條件也很好。

出生在這樣家庭中的姜素敏,從小養尊處優無憂無慮,是多少人羨慕不來的好命。

Advertisements

可是縱使父母再疼愛自己的孩子,仍舊拗不過當時社會迂腐恐怖的大環境,受封建思想的影響,當時的社會對女性有著諸多的剝削,「裹腳」便是其中一大陋習。

當時女子四五歲便要「纏足」,目的是為了讓其畸形、變小,以達到「三寸金蓮」的標準。

雖然「裹腳」的孩子都苦不堪言,但是家長也必須狠心,不然將來還很有可能會影響孩子的婚配,而那個年代,婚姻對女子來說意味著一切。

姜素敏勉強學會走路時家人便給她纏了足,那個時候姜素敏太小還不會說話,只知道疼了哭,父母都很心疼,卻從來沒有想過將布拿下。

起初真的非常的痛苦,但是隨著纏、踩的次數增多,她的骨骼也發生了變化,行走起來痛苦便大大地減弱了。

Advertisements

父母將姜素敏視作珍寶,致力於將姜素敏培養成為一名大家閨秀,從小便教習她琴棋書畫,還將她送進私塾學習詩詞歌賦、四書五經。

但是卻並未成為傳統意義上的「大家閨秀」,相比於四書五經,姜素敏更喜歡《心經》、《金剛經》這樣的佛教用書;相比於捏花刺繡,姜素敏更喜歡偷偷溜到寺廟中去,聽和尚誦讀講經。

起初姜素敏父母並沒有插手,畢竟愛玩是小孩子的天性,孩子喜歡到寺廟中去也並不是什麼壞事,總比偷雞摸狗、惹是生非要強。

在父母的默許下,姜素敏得以在寺廟中成長,在寺廟中條件艱苦難以為繼時,她還會偷偷接濟。

Advertisements

姜素敏似乎與佛堂十分有緣,別人看來晦澀難懂的佛教知識,姜素敏都能很好地理解,甚至可以無師自通。

隨著年紀的增長,姜素敏在寺院中待著的時間越來越多,一度有了想要出家的念頭。

姜素敏的父母也看出來不對勁,所以開始限制不準姜素敏到寺院中去,還四處積極幫姜素敏找婆家說親。

那個時候姜素敏不過十五六歲,已經不是小孩子也有了自己的想法,父母的阻擋讓她心中的想法更加堅定。

姜素敏的父母很快為她找好了一個門當戶對的親事,就要將她嫁過去,姜素敏自然不願意,雙方爆發了很嚴重的爭吵。

Advertisements

可是所謂「胳膊永遠也擰不過大腿」,最終,姜素敏沒能躲過父親的逼迫和母親的哀求,嫁給了一個吉林通化的男人。

緣結

對方也算是一個知書達理的人,姜素敏和他雖然感情不深,但是婚後生活還是相敬如賓的,姜素敏不似平常女子那樣拘謹言慎,也不會吃醋拈酸;

她的丈夫也不會一味地要求妻子勤儉持家,就算跟姜素敏結婚了,也並沒有給她太多的要求與限制,所以就算結婚到了夫家,姜素敏還是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

出家已然沒有了機會,姜素敏便苦心鑽研醫術。

Advertisements

姜素敏小的時候在寺廟之中除了學習些佛經之外,還會跟寺廟中的師傅學習針灸等中醫知識,婚後通過學習中醫打發時間,也為她此後濟世救人打好了堅定的基礎。

時間轉瞬即逝,十年一晃而過,姜素敏跟丈夫的相處一直不冷不熱,看起來也比較不錯,但是有一個很大的缺憾,那就是姜素敏始終都沒有孩子。

姜素敏倒是不在意,她的丈夫也沒有說什麼,姜素敏以為就要這樣過一輩子了,可突然意外發生了,姜素敏的丈夫因為參加反對專制的遊行示威,而被打成重傷,不久便撒手人寰。

此時的姜素敏已經是一個大人了,有了可以自己做選擇做決定的資本,世俗上也徹底沒有了牽絆,所以早已被掩埋在內心深處的念頭重新冒了出來。

Advertisements

於是,1940年,姜素敏拋下了自己的一切,直奔五台山。

在顯通寺,姜素敏削髮為尼,法號「仁義」,終於完成了自己從小到大的夢想。

出家以後的仁義師太嚴持戒律,堅持農禪並修,是寺中眾人的榜樣。

在中國,有一首詩偈是這樣說的:「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六根清凈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即是說:法師在田中插秧耕作,偶然間參透醒悟,原來「退即是進」,也指「寓禪於農,農中悟禪」。

起初,佛教傳入中國的時候,僧人們大多以「乞食」為食,就是所謂的「化齋」,但是這種方式對我國的國情來說並不是十分實用,所以我國便逐漸的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方法,那就是僧人們想辦法自給自足。

姜素敏出家以後,修習的就是這種「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修行方式,這種修行方式更辛苦,但是也更純粹。

不僅如此,修行期間,仁義師太也沒有落下自己的醫學研究,經常有人來廟中求佛問診,仁義法師也都悉心幫其查看。

1942年,仁義師太又得到了前往瀋陽中醫學院鑽研醫學的機會,在此學習了四年,此時她的醫術已經有了極高的造詣。

關於仁義師太看診,還有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故事,那就是仁義師太不知從哪裡弄到了一個石磨盤,問診多年始終帶在身邊。

石磨盤很大,足足有兩百斤重,是她碾制草藥的重要工具,所以不管到哪裡都帶著。

在她四處遊歷期間,每到一處,她便會買各種中草藥,然後用石磨盤碾碎。

這個石磨盤跟著她走過了不少地方,很多人都覺得奇怪,仁義師太為什麼要帶著這樣一個龐然大物,明明一點也不方便。

也有很多人好心地提醒她:「出門在外,石磨子又笨又重,還是不要帶吧。」

而仁義師太並不聽,每次都是倔強地擺擺手:「帶著,帶著。」

「為什麼呀?」

「丟在這裡閑著多可惜,到了新的地方,就是去買,也不是說買就能馬上買得到的。病人,哪裡都有,世上沒有完全一樣的病,用藥,也要根據病情隨時調製,沒有石磨子,我怎麼去製藥?」

見勸她不動,又會有人問她:「你又不是缺錢花,就不要那麼辛苦了,又是製藥,又是看病。」

仁義師太總是爽朗一笑:「看病就是看病,不是為了賺錢。要賺錢,我出家幹什麼?好人不知病人苦哇,健康才是福份,看到病人痛苦的樣子,你心裡好受么?」

而且不管病人身患何種病,仁義師太都一視同仁,碰上可能有傳染病的人呢,大家都忙著勸仁義師太離他們遠一些,沒想到一向溫和慈善的仁義師太竟然生氣起來:「救死扶傷是天經地義的,醫生為人治病怎能有所保留?」

仁義師太修行,既是修身,又是修心。

入世

而仁義師太的身上,在國家的號召下,無數青年兒女加入了中國志願軍的隊伍,奔赴朝鮮保家衛國,仁義法師也站了出來,響應國家的號召。

仁義師太一身的醫術,對戰場上的將士們來說是十分重要的,所以哪怕她是一個行動不便的「小腳女人」,也被一同送到了朝鮮。

戰場上,這位昔日養尊處優的大小姐,背著藥箱,踩著三寸小腳,穿梭在炮火狼煙之間,跟著戰士們一起,住地洞、卧雪地,爭分奪秒的搶救傷員。

她是一名特殊軍人,手術刀就是她的武器。

有一次,她正在前線為手上的將士止血,忽然一顆子彈飛過來,正好打中了她的左手腕,劇痛讓她的手不停地顫抖,可是她仍舊帶著一手的血完成了救援。

她在戰場上整整待了三年,無數戰士在她的手中生還,每每閑時,她便會一遍一遍地誦讀大悲咒,為前線拼殺的戰士祈福,為死去的將士超度。

抗美援朝結束後,仁義師太又返回了故土,被安排在通化206醫院工作,她是一名醫生,可是她比所有醫生都慈悲;是尼姑,卻比所有尼姑都虔誠。

後來,她又先後在瀋陽大南關聯營中醫院、環城衛生所等地工作過,不管去哪裡,她從來都不挑剔,心中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治病救人。

很多人為了找仁義法師看病,不惜不遠萬里而來,得知仁義師太換了工作地點,又不辭辛苦地找到仁義師太新的工作地點。

因為她的診所向來不為盈利,只為幫助病人。

緣滅

1982年,71周歲的仁義師太來到南山寺,重新投入佛門。

遊歷半生,仁義師太年紀大了,生平行醫的過程中,仁義法師也積攢下了不少的錢財,這次她一同帶去了九華山,因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變賣了自己所有的家產,修復了通慧禪林,在這裡設立佛堂,以供信徒參拜。她本人並未一直停留在這裡,而是繼續四處弘法行醫,又先後去了邯鄲、石家莊等地。

1995年4月,84周歲的仁義法師似有所感,離開了五台山,重返通慧禪林,此後一直到她圓寂,她始終住在這裡。

佛法已經陪伴了她的一生,所以老年得閑,仁義師太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在佛前日日誦經,到晚年,更是將其跟「白齋」一起執行,即吃飯不放鹽。

一般人根本堅持不了幾天,可是仁義師太一做就是幾十年。

1995年11月21日這一天,仁義師太將弟子叫到自己的身前,吩咐道:「我要走了,不要火化,要坐缸。」

弟子雖然相信仁義師太一生貢獻必定能感動上天,可是還是有些擔心:「坐缸有把握嗎?要是三年開缸不能成就,反為一缸臭肉恐怕惹人笑話……」

對於僧人圓寂以後,在佛教中有這樣一種說法,即將僧人的屍身放進缸中,三年以後看其屍身的狀態,如果肉身不腐,便是「肉身菩薩」,至於能否成佛,跟此人的福報有很大關係。

不過仁義師太卻很肯定:「我去過兜率天了,我已修成菩薩果位,未來教主彌勒佛封我名號為悅殊菩薩,我去後就照我說的去做吧。」

1995年11月28日晚,仁義師太圓寂,弟子按照她的要求將她放進了缸中,以待三年以後再重新打開。

1999年1月2日,九華山通慧禪林舉行了一場莊嚴的開缸儀式,缸蓋打開,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只見仁義師太端坐缸內,臉面栩栩如生,甚至頭髮還長長了一些,牙齒完好,皮膚毛孔清晰,皮膚存有彈性。

隨即,弟子們又進行了更加細緻的檢查,發現了一個更加令人震驚的事情,那就是仁義師太身上,所有的女性特徵都沒有了,已沒有男女之分。

同時,她的手部姿勢也跟剛剛放進缸內的情形不同,彷彿正在施針一樣。

在中國歷史上,尼姑修成肉身菩薩的先例,可謂是「鳳毛麟角」。

古人常言「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管仁義師太是否真的修成正果,在信仰者的心中,她都是菩薩的化身。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