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根譚:人性的悲哀,就是「做最壞的事」卻「說最善良的話」

偽君子不如真小人!

菜根譚:「人性的悲哀,就是做著最壞的事,卻說著最善良的話。」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這句話本身是讓我們不必事事較真,以遊戲人生的態度對待自己的生活,人生不過一場虛妄,就像莊周夢蝶一般,夢見自己幻化成蝴蝶,醒來時便覺人生不過如大夢一場。

Advertisements

這一句話更是告訴我們,不要以偏激固執的情緒,執著於那些外事外物之上。

但是在生活中卻有一些人,不自覺的將自己活成了一場戲,將自己置於「演員」的角色之中,但是並非是以遊戲人生的狀態面對世俗,而是用沽名釣譽的偽善活成了最虛偽的樣子。

人是一個特別有意思的事情,人可以做著最壞的事情,但是說著最善良的話。

一邊拿利器傷害了別人一下,別人還在受著傷,自己卻可以裝成無辜的小綿羊一樣,向世人展示自己的善良,裝久了竟然真的忘記了自己曾經傷害過別人,卻總以為自己有善良的模樣。

那些表面展示善良,偽裝成小綿羊的人未必真的善良,或許他的背後藏著狼一樣的兇狠和險惡,而這樣沽名釣譽的偽善,也只有「人」才能夠做得出來。

《菜根譚》之中說過這樣一句話:「談山林之樂者,未必真得山林之趣;厭名利之談者,未必盡忘名利之情。」

Advertisements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好談山居生活之樂的人,未必真的領悟了山林生活的樂趣,口頭上說討厭名利的人,未必真的將名利忘記。

世俗之人為了標榜自己的道義和善良,總是沽名釣譽的做出偽善的舉動,這大概是世界上最噁心的面孔了。

《管子》之中說:「釣名之人,無賢士焉」

那些沽名釣譽之人,並沒有真正的君子,好談山居生活之樂的人,未必真的有修身養性的性情,只是拿外界的美好名聲來標榜自己而已。

唐代有一個人叫司馬承禎,在終南山住了幾十年,替自己起了一個雅號叫白雲,表示自己像白雲那樣高尚和純潔。

唐玄宗知道之後請他出來做官,但被他謝絕了,唐玄宗給他蓋了一個房子,他讓他在裡面抄寫《老子》這本書。

Advertisements

當他完成任務之後,到長安會見唐玄宗,見過唐玄宗之後,正打算回鍾南山,剛好遇見了曾經也在終南山隱居的人,叫盧藏用。

盧藏用就是一個沽名釣譽之人,他當初為了做官,特意跑到終南山隱居了一段時間,當名聲傳出來之後,便以此得到了官職。

司馬承禎見了盧藏用,盧藏用就說:「終南山確實是有無窮的樂趣呀。」

意指終南山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可以讓自己得到富貴名聲。

司馬承禎聽了之後回答說:「不錯,我看那裡的確是做官的『捷徑』。」以此諷刺盧藏用。

善良和道義本身應該是修養自己心性的根本,但是卻成了某一些居心叵測之人刻意標榜自己的工具。

老話常說「偽君子不如真小人」,對於「真小人」來說,即便是壞也會呈現本性,但是最可怕的是「偽君子」,在偽善的面目下藏著可怕的內心,不僅麻木了別人的眼光,時間久了連自己的心都麻木了。

Advertisements

人生如果是一場戲,那麼最好的演技就是純真,保持自己的本性,不做任何虛偽造作的偽善行為。

在《道德經》中說: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見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無功,自矜者不長。

Advertisements

意思就是說:踮起腳跟用腳尖走路是站不牢的,大跨步前行也是走不遠的,看見自己的人不能明辨事理,自以為是的人辨不清是非,自我誇耀的人顯不出來功勞,自高自大的人是不能長久的。

在人生漫漫長路中,所有的虛偽造作都是難以站穩腳跟的,結果只會讓自己越來越累,而不能讓自己得到任何想要的東西。

所以對於人來說,最好的答案就是按照客觀規律辦事,遵循自然大道,保持淳樸和低調,能更好的度過這一生。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