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姑娘「失戀後隱居深山」打造個人農莊 「種菜種花自給自足」:一個人活得更精彩

這位名叫王雪卿的姑娘,40歲的她已經獨自在深山中居住了4年,她成功向大家證明女人是能為自己而活的!談到當年那個讓她下定決心隱居的事,她早已釋懷:「感謝那位男生,當初要不是他放棄了我,我也下不了決心到這裡來,並專心做我想做的事。」

上面的這位姑娘,就是王雪卿,她現在一人在山裡生活,一棟小木屋,身邊一隻羊、一隻貓、兩隻小狗,一群雞鴨···

Advertisements

和大部分人眼中的隱居不一樣,她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窮人,生活基本是自給自足,連衣服都是自己手工縫製的。

每日的餐食也很樸素,她這樣的生活已經持續了4年之久,很多人都納悶:「好好的姑娘,怎麼變成了這樣?」這還要從4年前說起…

Advertisements

王雪卿出生在福建惠安縣下面的一個小村子,下面還有3個妹妹,小時候家裡窮,做為老大她很早就沒念書,未滿18歲就去深圳打工。

學歷不高,涉世未深,這個剛走出山村的小丫頭先是在電子廠裡當工人,每天像機器一樣工作,慢一點就被主管、資深員工責罵,一點尊嚴都沒有,特別壓抑。

Advertisements

她喜歡花花草草,在破舊的宿舍裡養著幾盆花,枯燥的工作一天比一天讓人絕望,後來她索性跑去花店打工,心想著每天和植物打交道,應該更適合她。

去了花店才知道,這裡並不是她心目中的理想之地,老闆一味追求利益,還會把「斷掉」的玫瑰用牙籤接上再賣,給花草噴上顏色賣高價···內心淳樸的她,為此不知道跟老闆頂了多少次嘴。

Advertisements

「大城市」裡卑微壓抑的生活、辛苦的工作、惡劣的人際關係,都讓王雪卿感到痛苦,每年回家一趟就是她最幸福的時刻,要是能一直在大自然中生活,就沒有那些煩惱了。

但是家庭的擔子還壓在她身上,下面的妹妹們還小,她只能麻木的工作、工作,就連感情生活都顧不上。直到2015年,36歲的她才遇到另一個他。

Advertisements

那年二月,在搖搖晃晃的火車上,王雪卿遇到了一個26歲的男孩,對方是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沒怎麼上過學的王雪卿立即被對方的才情吸引,而對方也喜歡上了這個個性美麗的姐姐。

和大部分熱戀中的情侶一樣,兩人迅速陷入了愛情,幾個月後鄭重的告訴父母,卻得來一頓棒喝。男方父母以年齡和學歷為由,禁止二人再繼續交往,王雪卿自尊心強,當即選擇離開。

Advertisements

「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也是最用心的一段愛情,卻僅僅幾個月就收場了」。失戀後的王雪卿頓時沒有了方向,父母年邁,妹妹們也都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該何去何從呢?

這一年,王雪卿沒有回家,在福建老家,村民思想還比較傳統,回去又是一團亂麻。經過幾個月的深思熟慮,她決定自己給自己一個「家」——租下了泉州羅溪村的一間老房子,一簽就是25年租期!

Advertisements

這間房子在村裡的山上,本來村子就偏僻,山上孤零零的這間老房更偏,在王雪卿來之前,已經有20多年沒人住過了。不過王雪卿不怕,她根本沒給自己留退路,先檢查牆體和屋頂,確保能住人再說。

家裡沒有家具,就從山下村民那裡回收一些破舊的桌椅,自己重新上漆就好了。其他的電器什麼的幾乎不需要,一個人輕鬆自在···

歷經3個月,老房子就被她收拾的煥然一新,種上瓜果花草,儼然一個幸福的小家。

很多人不解她為什麼總是穿著粗布裙子,那是因為她十分喜歡歐式田園生活,童話裡的灰姑娘,2014年傳遍大陸的塔莎奶奶,都是她的最愛,「一個人忠實於他的夢想,這並沒有什麼可恥的」。

早年在外打工的時候,王雪卿一有空就看些國外的童話故事、小說、詩集,現在有了一片自己的小天地,終於能像故事裡的主人公一樣,在大自然中悠閒的看書、歌唱。

看過米勒的著名油畫《拾穗者》,她自己拍了一張模仿的照片。

還模仿了維米爾的名畫《倒牛奶的女傭》

過日子不僅有詩情畫意,更有柴米油鹽,王雪卿沒什麼積蓄,她的衣服全是自己一針一線縫製的,每日幾乎只吃一頓飯,菜幾乎靠自己種,維持最基本的物質需求。

一個人生活,最好能留下每天的印記,除了記日記、學習以外,王雪卿有一個小相機,每天支好三腳架,設置好自動拍攝,抓拍些照片就是最大的樂趣所在,遇到喜歡的就發到自己的部落格上。

王雪卿的這種獨特的生活方式,很快傳遍了十里八鄉,也吸引了一些媒體報導。有些人越傳越邪乎,甚至有說她不正常、炒作,身在輿論的漩渦之中,她又陷入了困境。

生活一旦被打破,就沒法再回到之前的平靜,王雪卿想要一個人平靜的生活,卻接連被外界闖入,每天都有陌生人跑過來「搗亂」,最後她選擇了搬家,搬到一個更遠的地方。

她的行李很少,除了幾隻撿來的流浪狗、流浪貓,和一隻叫奇奇的小羊,就是一張床墊、一個老式洗衣機、幾張舊桌椅···面對為未來,她依然充滿信心。

新家的位置更偏僻,在一片雲霧繚繞的山頂,雖然把東西搬上來有點辛苦,但想到以後就不會有「閒人」過來打擾,現在苦一點也無所謂。

這裡之前有一座小屋,用來守山和看管田地用的,王雪卿想要打造成木屋,是一個比較大的工程量,一個弱女子無法獨立完成,咬咬牙只好找來兩三個工人動工。

就算找了工人,她也沒閒著,刷漆裝窗戶、打釘子、挑石塊···一樣忙的不可開交。

實在太累了,就抱著狗狗打個盹兒。

就算房子還沒完成,也要在院裡先種上幾棵花,愛花的人,種上花之後才有家的感覺,才有安全感。

請工人一天的開銷太大,弄完房梁、屋頂之後,王雪卿就開始一個人自己蓋了,每天定下目標,能做一點是一點,餓了就吃個烤紅薯,煮幾個雞蛋···小木屋一天比一天好看了起來。

旁邊還給小羊、雞鴨們建了房子,每天都能收到幾個雞蛋或鴨蛋,自己一個人還吃不完。

門口的幾塊田地,撒上了草籽和菜籽,用木柵欄圍起來,美麗的田園景色,還有周圍一覽無餘的大自然,每天都讓人心情舒暢!

晴朗的天氣,洗洗晒晒,然後帶上小羊出去吃草,還和童年的時候一樣,王雪卿覺得自己一直都沒有變,只有時間在緩慢流淌。

這隻叫奇奇的小羊,是王雪卿撿到的,一直陪伴在她身邊,中間有段時間她把奇奇送去過羊場,結果奇奇在那裡鬧情緒、不合群,最後又接了回來。

現在的奇奇待在王雪卿的身邊,彷彿有靈性一般,只要有其他小動物靠近主人,牠也要跑過來「爭寵」···在王雪卿的鏡頭下,牠是那麼的溫柔可愛。

除了有動物陪伴,在山上的日子也不孤單。這次搬家雖然不容易,卻是一個新的開始,遠離了無聊之人,真心理解的人卻不會走散,偶爾也會有志同道合的朋友過來拜訪,王雪卿也十分歡迎。

選擇一個人生活,並不是孤僻、不合群,只不過她更喜歡大自然,喜歡自由,跟朋友們一起說說各自的心理歷程或者講講故事笑話,也是一種享受。

也有不少人被她的經歷打動,偶爾給她寄來明信片,每次受到大家的鼓舞,王雪卿更加堅信這個世界還是美好的,好人依然存在,在她身邊,讓她更有力量繼續生活。

這是一個相互鼓勵的過程,王雪卿和網友們都是平等的,不理解的人嘲諷她,懂她的人自然什麼都不必問,只要看著她一步一步朝著夢想前進,就能感受到這份勇氣,世界上還是有人願意為夢想赴湯蹈火的。

有人問她,你一個人不害怕不孤獨嗎?她說「人本來就是孤獨的,我們獨自來到這個世界,最後也要獨自離開,我們每個人最需要學習的是如何獨處,因為孤獨才是學習的最佳時間。」

也有人對她的裝扮、生活方式不解,她說「同樣是生活在底層的窮人,我對自己說如果我一直都是窮人,也要過得優雅尊嚴。所以無論在哪裡什麼環境,從來都有儀式感,這樣在孤獨的時候會倍加溫暖!」

走到今天,圍繞在王雪卿身邊的奇怪言論依然沒有停止,不過她都不在乎,「我如今做的,不過是在努力生活,努力讓自己變成更美好,不是為了討好這個世界,而是為了取悅自己。」

就像王雪卿說的那樣:「我沒有漂亮牙齒,也不是膚白貌美的女孩。

但我想要當一個不管身材臉蛋如何,都能夠愛自己,

仍然覺得自己很棒的,不隨意改變自己的人。」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