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暖司機!得知「乘客是防疫醫生」天天接送上下班 不願收費「準時到門口等2小時」:比賺錢還開心

武漢疫情蔓延的非常時期,醫療人員紛紛出動支援前線,而在他們馬不停蹄的努力時,也遇到了相當熱心的民眾相助。


醫院兒科主治醫師何保梅最近遇到了一件暖心事:「她上班搭車時,一位司機得知她是醫生,不僅不收車費,還連續四天,接送她上下班,無論她是白班還是晚班。「有一次白班,我晚上8點多才下班,他就在醫院門口等了我兩個多小時。」

何醫生下車

Advertisements


司機聽說她是醫生,每天接送她上下班

何醫生這個春節留在杭州,和同事們三班倒一直堅持工作。她家住半山,距離遠有11多公里,這段時間,因為抗疫,公車班次少了些,為了趕點上班她就改叫車。「約車不大好約,我8號那天是白班,7號晚上就開始約車,花了近一個小時才約上車。」

8號這天一早,司機開著車如約而至。

「上車後,我報了目的地,司機問我去醫院幹什麼,我說上班。他立馬按掉了表,說對抗武漢疫情,醫務人員沖在第一線,還有不少醫生護士冒著危險去武漢支援,我也想為醫務人員出點力。還說,其他醫生護士上下班有困難,他也可以幫忙。」司機的話讓何保梅感到溫暖,而讓她更感動的是下班後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我下車後趕緊去接班,他給我留下電話,說下班再送我回家。」

Advertisements

一般情況,何保梅6點左右是可以下班,那天事情多了點,一拖再拖,6點半了,看一時半會還結束不了,她就給司機發簡訊說不用等了。

「他回復說會等的。」何保梅當時想可能也是說說的,也就沒當回事。

Advertisements

8點多,結束工作的何保梅走出病房,一陣寒風迎面撲來,她不由自主一哆嗦,擔心是不是又叫不到車回家了。

「我快走到醫院門口,一眼看到不遠處停著一輛白色的車,當時有些激動,想是不是那位司機還在。」何保梅走近後,看見熟悉的司機在車內向她招手, 「真的特別意外和感動。」

從那天開始,這位司機就準時接送何保梅上下班。

Advertisements

「我一開始就堅持付錢,說,如果他不收錢,就不要他送了,他才勉強收了第一天的錢。這兩天,他又說不收錢了。」何保梅表示,關心醫務人員的心意領了,但錢是一定要給的。

能幫助別人,比自己賺錢都開心

Advertisements


2月11日上午10點,聯繫上這位喬司機時,他正在醫院門口等候何保梅下班。當天,何保梅是晚班,要10點30左右才出來。喬司機9點多就在醫院門口等候,「他們下班時間不定時,我就早點來了。」

34歲的喬司機是江蘇人,4個月前才來杭州,這個春節,他本來打算在杭州開車,賺點錢,過完正月十五再回家,沒想到遇上了疫情。「生意肯定是很差的,一天最多的時候也就接不到10個人。」

說起接送何醫生的事,喬司機有些不好意思,「舉手之勞的小事,不值得說。」

其實,疫情出現後,喬司機一直想儘自己所能,做點事,「捐錢我也沒那麼錢可以捐,就想到自己開車,也可以幫幫別人。這段時間,醫生、警察都特別辛苦,他們又是必須出門的人,所以我很願意免費接送他們。」

Advertisements

喬司機說,他最近遇到的客人中最多的就是醫生、警察和志願者。

前一天晚上,喬司機在濱江一家醫院接了一單,也是位值夜班的醫生,他當時就留了電話說,再用車,可以聯繫他。

喬司機的車是租的,自己每個月還要承擔租費,這樣不是太虧了?

Advertisements

「有啥虧的,我夠自己生活就可以了,特殊時期,能幫助別人,我覺得比自己賺錢都開心。」為了安全,喬司機在車裡備了酒精消毒,每送完一位客人,他就把車的裡裡外外噴一下,尤其是座位、門把手,「客人上下車,我都不讓他們開門,我下來給他們開。」

喬司機這麼熱心,也是因為他來杭州的時候,接受過陌生人的幫助。

「我剛來時,身上的錢被朋友騙了,連住的地方都沒有。餘杭一位大姐,和我就一面之緣,她說自家房子的租客還沒到,先免費讓我住。我住了一個多星期,心裡過意不去,給她轉了4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1700多元),她又退了我2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850多元)。所以,我知道,困難的時候,有人能伸手幫一把,是什麼感覺。」


參考來源:錢江晚報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