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年前「劉德華的摩托車與吳倩蓮的婚紗」,每一幕都是難忘的經典!

現在的愛情片總是重複著老套的橋段,劇情片中的愛情退居非主線位置更顯平庸。

現在的愛情片能被記住的屈指可數,你可能被《超時空同居》甜到過,也可能被《後來的我們》打動過,但,它們都太不浪漫了。

浪漫,指富有詩意,充滿幻想。今天的我們更喜歡用“甜”來形容愛情,因為浪漫什麼的,又老又土。

時光迴轉29年,1990年由香港導演陳木勝執導、杜琪峰監製的一部電影,來告訴你,所謂浪漫,是歷經20年也會讓人怦然心動的東西。

它就是——劉德華與吳倩蓮主演的《天若有情》

Advertisements

《天若有情》劉德華和吳倩蓮這一幕,看一次感動一次

這是一部悲劇結尾的愛情,往往因為是悲劇,所以更刻骨銘心。

故事講述的是混混華弟(劉德華飾演)欲金盆洗手,但看在七哥的面子上最後一次幫喇叭打劫金店。不料路遇警察,華弟為脫身劫持了路人JOJO(吳倩蓮飾演),華弟不想傷人並把JOJO安全送到家。

Advertisements

喇叭擔心人質JOJO在警察面前指認自己,放言要滅口。華弟多次拼命相救,而過程中JOJO早已芳心暗許。JOJO努力融入華弟混混的生活,這讓華弟心生漣漪,二人歷經磨難在各方阻力下仍堅持在一起。

隨後大哥離去,喇叭造反,江湖風起雲湧,華弟在情與義之間艱難抉擇,最終丟下身穿白色婚紗正在祈禱的JOJO,獨自迎戰喇叭……

Advertisements

本片最大的矛盾群體來自於華弟代表的混混與JOJO為代表的富人群體。

古惑仔、混混是香港80、90年代盛行產物,而期間產生的古惑仔電影更是影響了一批人。

Advertisements

古惑仔的不羈放縱愛自由及有情有義的形象讓無數女孩子為之沉迷。

他們沒有固定工作,賺錢的都是刀尖裡舔血的生意,被警察抓,紛爭不斷。而與之對立的則是上層階級,富人群體。他們富有不愁吃穿,受教育程度高,有體面的工作或項目,住大別墅。

富家小姐JOJO的背景介紹精簡到位。華弟送JOJO到家時巨大的別墅鐵門,及華弟的眼神。混混沒想到自己劫持的竟是這麼有錢的人。

Advertisements

而轉頭到了華弟的家,形成鮮明的對比。導演用四個畫面就告訴我們華弟的悲慘身世。

華弟騎車回家,街景可知這是一代魚龍混雜的窮人區。

華弟回到家,三個“吧女”媽媽,讓華仔給親媽燒紙錢。

Advertisements

華弟住在天台的凌亂的小房間。

下一個鏡頭,鏡頭平移,慢慢展示出了華仔的親媽是誰,又是怎麼走的。電影的魅力就是在於用視聽語言給你講故事,話越少越好。

Advertisements

八桿子打不著,並且有著宏大社會鴻溝的群體,兩者間的愛情故事自然會受到各界阻力。全片成就浪漫的因素除了男女主的Romance情節之外,也依賴於故事中各個群體對於這段愛情的不認可及阻撓。就像羅密歐與朱麗葉,能被記住的愛情總是不被認可的。

片中有三幫阻力在為這段愛情加持悲劇色彩。

第一幫,警察。警察作為正義的一方,掐住每一個黑社會的脖頸。為了籌集更多的證據抓打劫金店的華弟,隨時隨地都在監控華弟的行踪。發現華弟與證人JOJO在一起後,更加緊逼。

第二幫,喇叭為首的混混群體。擔心人質的指控,想方設法加害JOJO,只要她還活著,喇叭就不會罷休。

第三幫,JOJO父母。JOJO父母為她規劃了良好的未來,留學深造,前途光明。而女兒卻與混混搞在一起,父母氣急敗壞,只能百般阻撓。

悲劇的最高點,華弟與JOJO終於能在澳門度過一陣短暫的幸福時光,剛落地回香港,JOJO父母便帶著警察來抓人,欲控告華弟綁  架。警察拖走華弟,家裡保鏢拖走JOJO。兩人親手做的愛的枕頭被撕裂,棉絮滿天飛。

這三幫勢力不僅加大了片子的矛盾戲劇性,更加催產了華弟與JOJO華麗羅曼史的悲情。

明顯的階級矛盾之外,是人物的魅力。只有你愛上這個人,你才會為他的開心而開心、憂愁而憂愁。

華弟雖是出身不好、早年喪母的混混,但導演卻把他塑造得有些許童真。

華弟坐在天台上,伴隨著火光,有點頹廢的喝著。他把喝完的瓶子從高處讓它自由落地的墜下,好像在模仿著母親當時的樣子。這個人藏了多少心事呢?

華弟的真實內心,可能藏得很深,但小動作和細節總是最真實。他盪著腳,像孩子一樣。

他只想改邪歸正,轉行做點小生意。但他的好兄弟太保(吳孟達飾演)卻一語道破悲劇:

「怎麼,想改邪歸正?哎,你不是不知道,江湖路是不歸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太保,靠給人洗車和防開罰單為生。一把年紀,卻黑白兩道都混得不夠格,導演同樣用幾個鏡頭就交代完成這個人物既無賴又無能的一面。

華弟被警察抓,太保想救人,卻被警察羞辱“黑白兩道都不夠格,憑什麼給你面子?”

這個人物的無賴與無能也成為了整部電影悲劇的催化劑之一。華弟是個重江湖兄弟情義的人,與太保關係很鐵,片中也多次展示了華弟為了讓太保“站起來”“抬頭做人”而且找喇叭手下打 架的場面。

華弟與太保的兄弟情義的慢磨慢造,讓片尾華弟故意砸暈太保,支身找喇叭報仇的情節變得合情合理,讓我們對華弟更加的同情和讚賞,以至於最後華弟慘狀,不知哭死了多少少女心。

《天若有情》中的浪漫帶有些“亂世愛人”之感,用悲情烘託的愛情,讓人刻骨銘心。

而導演對於片中的幾大浪漫橋段的拿捏,更是教科書級別。畫面、構圖、氛圍、配樂恰到好處的的運用,讓每個羅曼史時刻更顯心動之感。

浪漫的愛情從來都足夠純潔無暇。人物造型上,17歲的JOJO從出場到結束都穿著帶有白色系的服裝,偏學生味。這樣更簡單有力的塑造了人物背景。

她的臥室也是白色系。

八竿子打不著的人怎麼能互相吸引呢?其實導演早就鋪墊好在細節之中。

華弟家裡懸掛著白色系的褲。

別小看這個細節,導演對於華弟的人物造型的設計都是精心安排的。這裡為什麼要展示出內褲,而為什麼又是白色,不是黑色?不是花色?作為人最貼身的東西,往往藏著巨大的秘密。

華弟想要改邪歸正,轉行做別的生意,他不想傷害任何人,他內心是善良乾淨的。而江湖情義讓他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所以被環境推著走的身體和內心是有差距的。

這使得華弟後來能鍾情於純潔乾淨的JOJO。太保也看出了華弟的心,“怎麼?這次來真的?”

說到人物的造型設計,尤其是華弟的,導演及造型很注重細節。基本上根據華弟的心理變化而產生的變化。

華弟有一件黑色背心,外套隨時從淺色系轉變為白色系,只有這件黑色背心不變,全片只有在華弟與JOJO在澳門過著真正的二人世界的時候才變為了白色背心。

說回那些浪漫瞬間。

Romance 1

導演可以說深知“吊橋效應”的原理,“吊橋效應”是指:當一個人提心吊膽地過吊橋的時候,會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

如果這個時候,碰巧遇見一個異性,那麼他會錯把由這種情境引起的心跳加快理解為對方使自己心動,才產生的生理反應,故而對對方滋生出愛情的情愫。

很多教授戀愛的課程里或多或少會提到和喜歡的人第一次約會可以約在有一定危險、能讓人心跳加速的地方,比如鬼屋,玩過山車等。

不僅有心跳的感覺,還能有親密接觸,是破冰的最自然的方式。

在片中,華弟挾持JOJO上山,面對喇叭,已經是處在一個非常危急的情況之下了,但這個時候華弟卻力保JOJO並將其安全送回家。年輕單純的JOJO自然產生了強烈的好奇。

華弟點燃“贓車”,載著JOJO離開畫面。背後的熊熊烈火,嚇得JOJO下意識的抱緊了華弟。伴隨beyong的《漆黑的空間》,很難有女生能逃開這樣的安全與溫柔,也很難有男生能忘記這種瀟灑與帥氣。

Romance 2

這回導演更加大膽的讓兩人直面男女之事。華弟為保護JOJO兩人躲到了臨時的小酒店中,狹小的空間裡,暗紅曖昧的燈光。從樓上傳來的呻吟聲與床板聲此起彼伏,空氣都靜止了。

清純的JOJO當然尷尬得不行,而華弟瞄著她那份尷尬偷笑間也略微有點害羞的用啤酒瓶擋住了眼睛。

房間、燈光、床、音效、啤酒、一男一女都準備好了,結果什麼也沒有發生,就問你純不純?勾不勾人?

Romance 3

片子到最吸引人之處,導演必須再放大招,把“吊橋效應”放到極致,危機感擴大十倍。

華弟為氣走JOJO故意讓她接受賽車考驗,驚嚇過度的JOJO一怒之下跑開賽車場,華弟得知是JOJO生日才來找他的時候拼命向前拉住她。車體爆炸,更大的火光咋裂開來,所有人都在害怕得四處亂竄,JOJO嚇得一頭扎進華弟懷裡。

BGM《追夢人》起,又贏得了少女心。

Romance 4

華弟帶著JOJO去買蛋糕過生日,富家女不嫌貧的與華弟冒雨撐著衣服修摩托車,還被尾氣噴了一臉。

兩人在雨中嬉戲,一輛摩托車,一場雨,兩個擁抱的人。

這種愛情,不心動嗎?

Romance 5

JOJO為了讓母親不控告華弟綁 架,答應了去加拿大唸書。華弟被喇叭用煤氣罐砸傷了頭,鼻血直流,可能內心也覺得有些什麼不好的預感吧,終於趕在JOJO離開前找到她,兩人相擁而吻。

這是片中兩人第一次接吻,可以說很調動少女的心了。

JOJO摸著華弟受傷的臉,泣不成聲。現在想來,神奇的事,JOJO從來沒有阻止過華弟做他的事情,從來沒有讓華弟在她與江湖情義中做選擇。她從來都是默默的去瞭解華弟,受傷了給他包紮傷口,吃不了飯就餵他,受傷了就安慰他……

Romance 6

華弟砸開了婚紗店,為JOJO穿上了婚紗。兩人的摩托車飛馳在夜晚的高架上。

華弟鼻血留個不停,但是眼神依舊堅定。鮮血滴在雪白的婚紗手套上,JOJO抱得更緊了。

婚紗與摩托車,一個尋求愛情的穩定,一個尋求靈魂的自由,飛馳在夜色中,注定不會有結果。這種渴望美好而不得實現的摩擦與碰撞給了這段愛情別樣的淒美。

據說這個畫面後來一直被模仿,但從未被超越。

在華弟的離開之際,淡入了這個新娘在凌晨的高架上孤單踉蹌地穿行。

留給這段愛情的,只有見證這一切的黎明前夜。

《天若有情》的羅曼史是具有獨特時代背景的,時至今日,社會的高速發展及越來越規則化的社會關係,就算導演陳木勝再拍,卻也難拍出當時的感覺。

當下的電影,也越發不相信愛情的浪漫,我們總是看到被現實利益裹挾的感情,如那些“合約“類,亦或是走也走不出來的情感陰影,如“前任”類,總想著懷念過去,畏手畏腳的不敢向前。

所以啊,現在他們太不浪漫了。

文章來源:toutiao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