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血緣卻勝似親人!雇主雙雙離去「她義無反顧帶大孩子」 不惜傾家蕩產下跪「無償養育13年」網淚:人間大愛

世上真正的愛,不僅僅只拘泥於血緣,有些人雖然名義上不是親人,但關係卻勝似家人!一個孩子不但罹患不治之症,父母還雙雙離去,對於他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然而與他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保姆卻挺身而出,無償養育優優13年,甚至不惜傾家蕩產、上街下跪求助!

2008年,是趙月蘭和優優的故事起點。

Advertisements

那一年,50歲的趙月蘭退休了。她的丈夫早在七年前因意外離去,留下她和女兒相依為命。

趙月蘭的退休金只有7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3千多元)。這些錢要養活兩人,供女兒讀書,根本不夠。她琢磨怎麼多賺點錢,讓自己的日子寬裕些。

她注意到,附近好些年輕夫婦在外工作,不方便帶孩子。她想,自己可以幫人照顧孩子,每月收1000塊人民幣(約新台幣4300多元),說做就做。

趙月蘭帶孩子很有一套,慢慢在當地小有名氣,許多人都上門找她。送來的孩子都只有幾個月大,小小的,軟乎乎的,趙月蘭喜歡得不得了。

優優被送到趙月蘭那裡時,只有半歲。他爸爸是貨車司機,媽媽是超市銷售員。兩人工作忙,沒時間看護孩子,就將優優送到了趙月蘭這裡。

Advertisements

第一個月,夫妻倆按時付了錢。之後,他們就再也沒一次性付過錢。月初給兩百,月中給三百,月末再添添補補,一個月勉強湊齊一千塊。

趙月蘭覺得奇怪,他們怎麼會這麼拮据。但她也沒多想,每天照顧幾個孩子就夠操心的了。

最多的時候,趙月蘭同時帶4個孩子。這麼一來,她的收入翻了好幾倍,生活也充裕了很多。

可好日子還沒過兩年,一個意外就將趙月蘭拉回了原點。

2010年6月的一天,趙月蘭在家裡四處忙活。起身的瞬間,她雙腿一顫,眼前一黑,一頭栽倒在地上。

Advertisements

醒來時,趙月蘭躺在病床上。女兒哭著喊她,還有好些鄰居圍在身邊。

她心臟出問題,需要做手術,費用高達2.5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10萬多元)。一紙薄薄的診斷書讓趙月蘭徹底絕望,因為她根本拿不出這麼多錢。

手術,沒錢做,趙月蘭回家養病;孩子,沒精力養,趙月蘭把他們送了回去。

優優父母知道趙月蘭病了,就跑到她家裡照顧她。

優優爸對她說:「你好好養病,手術費就算是借也要幫忙湊齊。」趙月蘭知道他沒錢,也根本借不到錢。但聽到這句話,她還是鼻子一酸,落了淚。

趙月蘭家在七樓,房裡沒電梯。生病後,她行動不便。每次往返醫院,優優爸都來背她。

Advertisements

家裡的衛生都是優優爸打掃,他還把煮好的飯帶來給趙月蘭。優優媽時常過來幫她洗澡,把她的髒衣服拿去洗。

看著夫妻倆為自己忙得滿頭大汗,趙月蘭心裡很是過意不去。

在他們精心照料下,趙月蘭的病情得到了極大的好轉。幾個月後,她又像之前那麼硬朗了。

為了報答優優父母的恩情,趙月蘭決定免費照顧優優。

優優很乖,平時不怎麼哭鬧,特別讓人省心。一轉眼,他上了幼兒園,趙月蘭就更清閑了。

雖然大病了一場,但好歹生活又歸於平靜。可趙月蘭沒想到,優優父母的一次造訪,會讓她的日子再度陷入艱難之中。

那天,趙月蘭一打開家門,就看到了優優的父母。

Advertisements

夫妻倆拎著大包小包,頭髮凌亂,身上的衣服也滿髒的。優優媽紅著眼眶,說起兩人的遭遇,眼淚直往外涌。

原來,他們交不起房租,被房東趕出來了。優優媽得了重病,辭去了工作。為了看病,兩人花光了所有積蓄。他們和家裡人已經不來往了,只好投靠趙月蘭。

聽了這番話,趙月蘭才意識到,為什麼他們當初拿不出託管孩子的錢。夫妻倆失魂落魄的樣子,讓趙月蘭很是心疼。

想起生病時,他們無微不至的照顧,她覺得自己得幫他們一把。於是,趙月蘭將夫妻兩人留下了。

18坪大的房子住下了5口人。趙月蘭和優優睡一張床,女兒睡一張床,他們夫妻就睡在客廳的沙發上。

兩家人就靠趙月蘭的退休金和優優爸的薪資過活,日子非常難過。但更苦的日子還在後頭。

Advertisements

一天,優優爸突然辭職回家了,一進門就癱到了沙發上。趙月蘭一問才知道,他查出了淋巴重症。他這一病,無疑是雪上加霜。兩家五口人全部由趙月蘭一個人養活。家裡籠上了陰雲,每個人都滿臉愁容。

2013年12月11日,優優媽昏倒在家門口,當天就走了。每個人都哭得稀里嘩啦。可悲慘與不幸還在接二連三降臨。這次,輪到了優優。

2015年,優優病了。

他整天整天發燒。輾轉了好幾個醫院,在當地醫院治療無效,趙月蘭和優優爸帶他去上海求醫。

Advertisements

醫生的話給了他們當頭一擊:這病沒法根治,只能控制,還要每月檢查。但是控制有副作用,可能會導致全身長毛,發胖,停止長高。

趙月蘭怕毀了孩子,不願意讓他吃藥,但另一種治療方案的花費又讓趙月蘭望而卻步。沒辦法,要救優優就只能讓他吃藥控制。

每月帶優優去上海,花錢就像流水,少則七八千人民幣(約新台幣三萬多元),多則五六萬(約新台幣20多萬)。

每次坐上列車,趙月蘭都期待奇蹟出現,期待優優已經痊癒了。但每一次等待她的,都是失望與哀愁。

沒幾個月,他們就連一分錢都掏不出來了。可病還得看,怎麼辦呢?

趙月蘭打起了女兒聘禮的主意。

女婿給了6.8萬人民幣(約新台幣29萬)的聘禮,趙月蘭本想在婚禮上還給對方,但眼下優優看病急需用錢,她別無選擇。

聘禮錢花了,但病還沒好。

趙月蘭想到了去街上討,她和優優爸一起去廣場下跪,一開始趙月蘭感到難為情,可想到優優還等著錢看病,她就不管不顧了。廣場上人來人往。有人以奇怪的目光看他們,有人停下來詢問,有人遞過來幾十塊錢……

他們的事很快就傳開了,引起當地媒體注意。當地電視台了解情況後,發起了募捐活動。

10塊、20塊、50塊……募捐的錢越來越多。錢有了,他們又開始往返於南昌和上海之間。

治療持續了大半年,但優優絲毫沒有好轉的跡象,反而因為吃激素開始發胖。看著曾經開朗的優優慢慢變得沉默,趙月蘭的心隱隱作痛。

正當趙月蘭犯愁的時候,有人告訴她,長春一家私人診所治好過相似病例。趙月蘭喜出望外,趕忙帶著僅剩的8000塊人民幣(約新台幣3萬4千多元),帶優優去了長春。為了方便治療,趙月蘭在長春租了半年房子,付了5000塊人民幣(約新台幣2萬1千八百多元)的房租。

所幸診所大夫心腸好。他聽聞趙月蘭和優優一家的故事,就免去了治療費。他的妻子還主動幫優優煎藥。

在大夫悉心治療下,優優的身體逐漸康復了。趙月蘭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優優的病剛好,優優爸卻出事了。

優優生病後,優優爸就放棄了治療,每天為他到處奔波。優優一好,他的身體就撐不住了。

優優爸怕給趙月蘭的房子招來晦氣,除了吃飯外,都不靠近她家半步。

2016年末,優優爸來找趙月蘭。他拉住趙月蘭的手,撲通一聲跪下,眼淚鼻涕齊刷刷流下。他顫抖著聲音懇請道:「老娘,請你不要把優優送人,只有你對他好。」

這是優優爸第一次叫趙月蘭「娘」。趙月蘭邊哭邊拽他:「你放心,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會讓孩子餓著。」

兩人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他們都知道即將發生什麼。

優優爸和孩子告別後,就走了。幾天後,當趙月蘭再聽到他的消息時,他已經離去了。

優優成了孤兒。

看著幼小的優優,趙月蘭心如刀絞。優優爸的囑託深深刻在腦海裡,她暗下決心,一定要把孩子養大。

一晃五年過去了。這些年來,趙月蘭將優優當作親孫子對待。即使再多人勸她把孩子送去福利院,她都堅守當初的承諾,將優優帶在身邊。

2021年9月,優優該上國中了,但噩夢又來了。6月份,優優持續高燒。趙月蘭生怕優優又犯病了,每天祈禱他只是感冒發燒。

但最壞的想法還是被印證了,優優舊病複發。

6年前,帶優優四處求醫的畫面又出現在眼前,優優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樣的景象也一一浮現,趙月蘭真的怕了。

無可奈何,只能再次帶優優去長春治療。

長路漫漫,趙月蘭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結束,但只要有一絲希望,她就不會放棄。

從08年到21年,撫養優優的這13年,趙月蘭獨自咽下太多苦。四處奔波,花光積蓄,還遭人質疑。

去廣場乞討時,很多人說她是騙子。趙月蘭一聽就掉眼淚,嗚嗚地說:「我確實不是要飯的,但我是為了一個孩子……」

後來經媒體曝光,他們獲得了捐款。趙月蘭怕有人說,她把捐款私吞了,於是從那時起養成了記帳的習慣。

但這些都不是最大的困難。最讓趙月蘭感到為難的,是自己的女兒。

優優一家住到趙月蘭家後,女兒就很不自在。矛盾真正爆發是在優優病了之後。

趙月蘭悄悄把女兒的聘禮錢花了。女兒知道後,跟她大吵了一架。因為這事兒,女兒沒辦成婚禮,至今都耿耿於懷。

接受採訪時,趙月蘭的女兒說:「她把所有積蓄都搭進去了,沒有得到一點回報。這麼大年紀了還為優優辛苦。按道理講,我有事的話,我媽也可以幫我看一下小孩。但為了優優,她基本沒幫我帶過孩子。」

趙月蘭覺得愧對女兒,也曾想過把優優送去福利中心。可每次一這麼想,心臟就一扯一扯地疼,眼淚不自覺流下來。

從半歲到13歲,趙月蘭對優優的情感已經太深厚。他們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

雖然這13年遇到很多困難,但趙月蘭也感受到了甚多溫暖。

優優的懂事乖巧讓趙月蘭倍感欣慰。

趙月蘭每次買好吃的給優優,優優總會推給她,讓她吃。優優總說,趙月蘭就是自己的親奶奶,甚至比親奶奶還親。

優優不僅懂事,還很好學。

15年發病後,優優休學了兩年。時隔兩年回到學校,優優很快就跟上了學習進度,取得了優異的成績。

優優還說,要努力學習,長大以後孝順趙月蘭,回報社會。每次聽到優優這些話,趙月蘭的眼眶都濕濕的。

隨著時間流逝,趙月蘭女兒對優優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這讓趙月蘭尤為開心。雖然女兒偶爾會埋怨趙月蘭,但她非常關心優優。

優優生日時,女兒會買一個大大的蛋糕,熱熱鬧鬧給他慶生。趙月蘭嘀咕:「每年都買蛋糕,也不好吃。」

女兒說道:「當然要買啦!不能讓優優覺得自己是沒人疼的孩子。」

優優的玩具、衣服、鞋子,都是趙月蘭女兒買的。到了節假日,她還會帶優優去遊樂園玩。

看女兒對優優那麼好,趙月蘭說不出有多高興。

這一點一滴的感動,就像黑暗中星星點點的火光。照亮了前路,溫暖了心房。讓趙月蘭在困頓和質疑中堅定向前走。

生活難嗎?

難,太難了。

優優父母沒錢交房租被趕出來,最後雙雙因病離去;趙月蘭的丈夫離去,自己又患病;優優從小就得了不治之症,尚未懂事就失去雙親……

命運彷佛從不肯放過苦難中掙扎的人,要讓他們更加凄苦,更加悲痛,更加絕望。

但生活越是艱難,他們越是堅強,越是善良。

即使自身難保,優優父母還是要去照顧病重的趙月蘭;即使傾家蕩產,趙月蘭還是要將優優拉扯大;即使病發時很痛苦,優優還是要活著,要孝順趙月蘭,要回報社會。

人生苦嗎?

苦,太苦了。

但正因為人生實苦,我們才看到那些美好,那些善良,那些溫暖,那些苦難中開出的芬芳。

命運給我重擔,我卻懂得堅強;

生活給我黑暗,我卻看見光亮;

人生給我苦難,我卻充滿希望。

都說,贈人玫瑰,手留餘香。我卻想成為一束光,讓生之所及的地方,都有人間值得的溫暖。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