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媒人一見傾心!「離婚追求同學表妹」盡責贍養前妻 十多年修正果卻反悔「晚年被當提款機」未得善終

曾經的他一往情深,日後卻因猶豫不決與過度矛盾讓他晚年落魄潦倒!

席慕容在描寫愛情時曾說:「似乎習慣了等待,單純的以為等待就會到來,但卻在等待中錯過了」

吳宓長時間等待那一份自己渴望的愛情,卻在即將得到的時候放棄。對待自己曾經的愛人,吳宓盡了責任,卻也傷透了她的心。他是那麼矛盾的一個人,善良溫柔,卻不懂得什麼是愛情,不懂得怎樣去愛人,以至於晚年孤獨終老,無人照料。

Advertisements


山有木兮木有枝,陰差陽錯種孽緣

吳宓是一位大文學家,哈佛三傑之一。他在講解《紅樓夢》上有很高的造詣,把大觀園裡的人物全都講活了。在平時的教學中上對學生也是非常溫柔,吳宓的課,如果學生沒有板凳,他會自己親自幫學生搬。然而這樣一個品行和學術都值得稱讚的大文學家,在愛情上的造詣卻比普通人還要低很多。吳宓有許多段感情,每段都非常精彩,都可以被說書人都拿來講故事,但每段卻都不完美,都沒有好的結局

最初,吳宓深愛著的人是毛彥文。毛彥文是一個新派女性,和吳宓一樣,在學術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而且毛彥文外貌端莊秀麗,人也溫和從容,是一個理想的妻子。

原本在毛彥文九歲的時候,她被父親許配給了一個姓方的朋友的兒子。就在毛彥文長大成人以後,父親想要在毛彥文後悔前把她強行嫁給這位朋友的兒子。然而毛彥文身為一個新派女性,不願屈服於這種命運,於是逃跑和自己的表兄朱君毅私定終身。後來毛彥文的父親也不再阻攔,讓兩人訂婚。

Advertisements

吳宓是朱君毅在清華一起念書的同學,每次表妹毛文彥給他寫情書,他讀完後,或許是出自一種炫耀的心理,都會交給吳宓再看一遍。吳宓從情書中看出了毛彥文的才情,於是便心生愛慕,但是礙於同學間的關係,而且毛彥文已經和朱君毅訂婚,他也不好再從中干涉。

後來吳宓到美國留學,收到了同學陳烈勛給他的信。在信中,他得知陳烈勛的妹妹陳心一在讀了他的文章之後,產生了愛慕之情,想要以身相許,便委託自己的哥哥幫自己傳達這份心情。吳宓聽後十分高興,因為毛彥文和這個姑娘是好友,吳宓便委託朱君毅,讓毛彥文幫自己打聽這個姑娘的情況。

毛彥文告訴她,陳心一性格高傲,擇偶標準很高,皮膚有些黑,但不難看,沒有學過洋文,但是中文學的還挺不錯,十分賢惠,適合當一個賢妻良母,但並不是一個社交能力強的新潮婦女。若是想娶一個安分的妻子,這個選擇再好不過,但是要是喜歡新派女郎,那就最多只能當個朋友,要看吳宓喜歡哪種類型的女生再做決定。

Advertisements

從信中不難看出,陳心一和毛彥文不是一類女性,按理說並不是吳宓喜歡的類型。但是吳宓知道後,覺得這個姑娘還是挺適合自己的。於是在回國後到陳心一家裡,準備進行更加深入的交往。不過不巧的是,吳宓在陳心一家裡又見到了自己曾經喜歡過的毛彥文。他原本就覺得毛彥文是個有思想的才女,現在又見毛彥文活潑開朗,談吐大方,就更加喜愛她。但奈何毛彥文有婚約,而且這次要見的人是陳心一,便把這份感情給打消了。

後來在陳心一父親的安排下,吳宓和陳心一在西湖上泛舟,並且在十三天之後完婚。這份婚姻來的實在太倉促,也為接下來的不幸埋下了伏筆。

昔日傾慕之人解除婚約,不顧他人感受展開追求

Advertisements

後來,吳宓和朱君毅都被南京大學聘用為教授。而在南京大學任職期間,朱君毅突然悔婚,他說近親結婚會對後代產生不良的影響,要取消和毛彥文的婚約。

毛彥文不惜逃婚也要嫁給朱君毅,而這個男子卻負她,這讓她十分接受不了。吳宓剛開始也是當和事佬,勸朱君毅,想讓他回心轉意。但是朱君毅是鐵定了心不娶毛彥文,還是取消了婚約。

自己昔日傾慕之人解除婚約,吳宓不顧毛彥文曾經幫他牽線,也算是他的媒人這件事,也不顧她曾經的未婚夫是自己的同窗好友,在眾人的批評下對毛彥文展開了追求。

這件事本來就很荒唐,在追求毛彥文的期間,吳宓還做出了一些更加荒唐的事情。比如,他把表達自己對毛彥文的感情的文章登在了雜誌上。金岳霖因此訓誡他說,這種事情就像上廁所一樣,是不能見報的。

Advertisements

而就像金岳霖說的,這種私人感情本就不應該張貼在大街小巷,況且毛彥文還不是他的妻子或者戀人。

再比如說,吳宓給毛彥文寫情書的時候反覆多次強調自己是怎麼對她動心的。他總是一遍一遍的提及朱君毅把毛彥文的情書給他看這件事情,反覆強調自己通過那一封封情書看到了毛彥文的才情,才對她動了心。一個男子把一個女子給他寫的情書給別人看,本來就是件不好的事情,會讓女子蒙羞,更何況這男子是她的舊愛。毛彥文十分不能忍受,一次次拒絕吳宓的追求。然而吳宓卻認為這是一個女子的矜持,追求越來越激烈,求愛馬拉松跑了好幾年。

Advertisements

在結婚七年之後,陳心一已經為他育有三個兒女的妻子,終於忍受不了丈夫這種移情別戀的做法,提出了離婚,並且索要撫養費。吳宓很痛快地答應了,並且在未來的日子裡,除了人生最後一段時期遭遇批判,自己都吃不飽飯,無法顧及其他人,餘下的時期一直對從前的妻子盡到了贍養的責任。他是個不稱職的丈夫,卻又是個稱職的前夫,聽起來實在是荒唐又可笑。

對於他離婚這個事,遭到了各個方面的反對和批評,他的父親也訓誡他,認為他是舊派的文人卻做出無恥的事情,言行不一。學衡派的其他同仁對他也是一致聲討,無不反對他的做法。

Advertisements


柔情變惡語,痴情變花心

在十幾年的追求之後,吳宓終於得到了毛彥文的芳心,兩人準備結婚。這時候吳宓在巴黎進行學術交流,突然發了一封電報給在美國的毛彥文,讓她立刻停止學業,馬上去巴黎和他結婚,否則就要分手。並且據說這封電報的用詞十分惡毒,一點不像從前含情脈脈的樣子。在毛彥文到了巴黎之後,吳宓又反悔了,他說自己還沒有準備好,害怕婚後生活不和諧,又準備把結婚改成訂婚。

毛彥文此時非常痛苦難過,一個才貌雙全的女子,本應該有著幸福的愛情生活,但是兩次被人拋棄。毛彥文對吳宓說,她已經三十多歲了,難道吳宓還準備讓她繼續等下去嗎?越說越傷心,毛彥文不禁在吳宓面前哭了起來。吳宓卻說,人總是被自己心情支配,難免不能自主,並且還在日記中寫道,見到毛彥文在他面前哭泣,他還更加的厭惡她。

更讓人憤怒的是,吳宓在這個時候還對另一個女人表達了自己的愛慕之情,在巴黎也是和一個金髮女郎曖昧不清。

吳宓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反而還怨命運對自己不公。他曾經說,自己對魯迅和許廣平感情非常羨慕,認為自己不輸魯迅,卻無法得到像許廣平這樣善解人意的女子,十分不甘心。

從歐洲回來之後,毛彥文留在上海,準備吳宓回來之後和她完婚。但吳宓卻又去南方和另一位女士求愛,一怒之下,毛彥文嫁給了年歲已高的熊希齡,並且在結婚三年之後,熊希齡離去,留下毛彥文孤單一人。

聽到毛彥文結婚消息的吳宓非常痛苦,他原本很享受多角戀關係,以至於現在他既是個負心漢,也是一個被別人甩了的人。而在熊希齡走後,他又感覺非常對不起毛彥文,又對她展開了追求,而這次毛彥文卻不為所動,甚至把他的信完完全全退了回來。

被年輕女子追求,只是為了讓他減輕自己的家庭負擔

在吳宓已是鬍子花白的年紀,有一個叫鄒蘭芳的女子上門求教,並且強行待在他家裡給他洗衣做飯,一來二去,便嫁給了吳宓。要知道這個鄒蘭芳在嫁給他的時候才二十多歲,這段師生戀讓吳宓深受批評。而且鄒蘭芳是個病人,開銷極大,她還有一堆的侄兒,都是自己兄長的遺孤。很多人認為鄒蘭芳貧困無依,只是想找一個提款機,來改變自己潦倒落魄的生活。

吳宓要想撫養這麼多的人,也是十分困難,特別是在後期他被批判的時候,已經完全失去了撫養這些人的能力,他最後的老年生活十分慘淡,孤獨離去。

這位大才子,不懂得如何處理自己的愛情,落得如此處境,也是令人嘆息。轟轟烈烈的追求,有時候比不上平平淡淡的愛情。在感情中太過矛盾猶豫,只會傷人害己。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