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嫁破產少爺!豪門千金為愛蝸居甘做「家庭主婦」,5年後人人誇讚:眼光比門當戶對重要

民國時期最不缺的就是名媛,她們出身高貴,名牌衣物如數家珍,她們觥籌交錯,來往於名流紳士之間,她們才華橫溢,飽讀詩書,也常為老百姓津津樂道。


但在民國時期,那些可以被冠之「名媛」的女子,用自己不凡的一生告訴你,什麼才是真正的「名媛」。今天要講的這位名媛,她不顧家人的反對,下嫁給破產少爺,婚後蝸居5年當家庭主婦,然而,他們相守60年後,在晚年終於成為了人生贏家。

你以為她持寵而嬌,殊不知她在幾年間體會到的成長代價,在不得意的年月裡,她硬是把苦熬成了甜。

Advertisements

但她在流轉的光陰裡並不常被提起。幸而從流傳下來的故事中,仍可以窺探她是這樣一個人——在事業上不忘初心,在婚姻上不論貧富,在生活上靜水流深,最終獲得美滿幸福,成為人生贏家。



Advertisements

1930年,上海席家花園迎來了第五個女兒席與時。由於她還有一位哥哥,所以如果是男女混排的話,她就排行第六。

從小家境優渥的席與時生活在上海東平路1號的席家花園,住的是老式花園洋房,佔地有三畝多,三層樓,紅頂黃牆。而屋內的裝修設計也是當時極頂級的,凡是有木質的裝飾,就少不了雕花。就連小樓底層的內廊用的兩根柱子都是大理石的。

席與時小時候的許多快樂時光都是在屋外的草地上度過的。那是一大片平整的草地,上面散置著休閑的遮陽傘,精緻的竹質椅子,還有小孩子的各種玩具。更不可思議的是,草地旁邊還有一個網球場,要是朋友們來家裡做客,在那裡拉上網子就可以打球了。


席家花園的豪華程度真是難以言喻,席與時分明就是一位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公主」。說到她的出生,想必在當時那個年代也是連許多名門之後都羨慕的。

Advertisements

追溯到更久遠的年代,席與時的曾祖父席正甫是近代中國最大的外資銀行滙豐銀行的買辦。在她的父親席德柄出生時,蘇州東山席氏家族的實力已經很雄厚了。

當時席與時的父親席德柄留學美國的麻省理工學院,讀的是工科。但是由於席家在金融界的地位,他回國後就轉入了金融界。


家世之顯赫已經足夠羨煞旁人了,可是還不夠。席與時還繼承了她母親的高顏值。她的母親黃鳳珠出生於江南的大戶人家,天生帶有江南女性的美貌和氣質。席與時比各位姐妹長得更像母親,天生就是美人胚子。

除了優越的生活條件,席家人就如同平常人家一般,平平淡淡地享受幸福。父親上班,母親在家料理家務,孩子便去上學。工作和學習一天後,回到家中,有說有笑地一起吃晚飯。

圖 | 席家花園

Advertisements


到了周末,母親就常常帶著席家姐妹乘車去街上購物。讓席與時沒有想到的是,本是和平常一樣上街買點心的日子,卻對她的後半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在席與時九歲的一天,她和姐妹們像往常一樣乘黃包車外出買點心。當她們買完點心正準備上車回家的時候,突然衝出來一群衣不蔽體的髒小孩。他們搶走了席與時手上捧著的點心,頓時把她嚇呆了,甚至讓她惱怒得想打人。

可是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此後她又三番五次地被那群熊孩子搶走了心愛的點心。只是後來被搶的次數多了,她發現那群孩子真的太可憐了,他們也是餓得不行了才來搶她的點心的。


讓席與時更心疼的是,那一群孩子當中,還有些是盲童,他們的眼睛看不見,就只能在一旁乞討,有些也會和同伴一起過來搶食物。

Advertisements

看著這些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孩子,席與時雖然還無法理解為何這些孩子會沒有大人照顧,但是她的心裡已經暗暗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那就是她將來一定要當老師,而且還要當盲童老師,開辦盲童學校。她希望能讓這些盲童像正常孩子一樣念書,過上開心的生活。

圖 | 民國時期的流浪孩童

Advertisements


然而席與時的快樂童年很快就被突如其來的戰爭無情地抹殺了,原本平靜的生活一去不復返。等她從悲痛中緩過來時,整個席家早已變得支離破碎了。

在那個特殊時期,上海的局勢越發緊張不安。父親席德柄去了重慶,哥哥席與文則前往美國留學了,只留下她姐妹幾個和母親待在家裡。

當時席與時的大姐已經病逝,而三姐席與昭也嫁了人,剩下的幾姐妹都還在讀書。母親考慮到女兒們的學習與安全,千方百計地要把幾姐妹送出國去留學。


由於眼下條件不允許,母親只能安排年長的席與明和席與萱先乘船去美國。本來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了,卻沒想到在兩姐妹走後不久,就傳來了美國郵輪被炸的消息。

無奈那時候的消息不像現在這樣靈通,席與時她們根本無從得知被炸的那艘船到底是不是姐姐們乘坐的。一時之間,母親癱軟下來,彷彿老了十歲。

Advertisements

直到確定了美國那艘被炸的郵輪並不是席家姐妹乘坐的那艘時,席與時的母親已經病得太嚴重,再也無法康復了。再加上那時的醫療藥物緊缺,她的母親最後還是醫治無效,死於傷寒。

母親去世那年,席與時僅僅十二歲,她還來不及盡孝,母親就早早地離開了。辦完母親的喪事,席與時就搬到了三姐席與昭的家中住下。


後來父親席德柄回到上海當上了上海阜豐麵粉廠的總經理。原以為生活就此能夠平靜下來,可是沒想到接下來的生活將席與時推向了更深的黑暗中。

1948年,席與時的父親帶著妹妹席與韻,還有後母歐陽氏,以及幾位親戚朋友一同開車去常熟旅遊。當汽車開到太倉縣的時候,極其不幸地發生了車禍,結果車上的人五死兩傷。

經過了這接二連三的喪親之痛,席與時也漸漸變得成熟起來,她知道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只需要保持天真爛漫的小女孩了,她看到了現實生活的黑暗面,從前的幸福已經回不去了,剩下的需要自己去爭取。

圖 | 前排右三起是席與明、席與萱、席與景、席與時、席與昭


戰爭使整個家分崩離析,席與時從中看懂了許多事情。1948年,18歲的席與時離開了席家花園,留學美國。

來到美國,家境大不如從前,但是無論生活變成什麼模樣,她心裡都一直惦記著那些無家可歸的盲童,當初自己下的決心,她始終沒有忘記。

讀大學的時候,席與時選擇攻讀社會學和心理學。等到畢業以後,她又到哥倫比亞大學師範學院學習了兩年,考到了教師資格證。她深信自己一定會將夢想堅持下去,後來她又去學習了盲文。

所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這句話在全力以赴追逐夢想的人心裡就是真理。席與時的所有付出終於等到了花開的那天,後來她果真在美國紐約當上了一名盲童老師。


雖說席與時只是盲童們的老師,但她對他們無微不至的照料,彷彿更像是他們的母親一般。她每天都住在學校裡陪伴這些孩子,不僅傳授知識,更多的是照顧他們,儘可能地鼓勵他們變得更好。

席與時所做的一切,孩子們和當地人都銘記於心,他們認為她是一個極溫暖的中國女性。甚至當地報紙也為她作了報道,並賦予了一個閃亮的標題——《她給了孩子更好的未來》。

對於孩子們來說,席與時就像是他們的眼睛。儘管世界是黑色的,但因為有了她而變得五彩斑斕。早先因為盲而被親生父母遺棄,可是席與時讓他們看到了人間的善良和溫暖。

圖 | 位於上海東平路1號的席家花園


席與時這樣一位從痛苦中成長的女人,選擇了將溫暖傳遞給身邊的人,她的善良也一直在引領她走向了正確的軌道。

眼看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了,家人就開始為她介紹對象,希望她能嫁一個好人家。偏偏最後她選中了一個破產人家的窮少爺張南琛。

1954年,席與時奮不顧身嫁給張南琛的時候,正是張家最衰落的時候。家人看到這般情況,說什麼也不同意席與時嫁過去。

可是席與時和家人想的不一樣,比起金錢地位上的門當戶對,她更看重兩人思想上的契合。最後,她不顧家人反對,嫁給了張南琛。

由於席與時與張南琛結婚時,正逢張家在美國宣布破產,張家已到了家徒四壁的地步了。就連兩人婚後度蜜月也不得不向別人借錢。

婚後,從小錦衣玉食的席與時過起了普通婦女的生活。曾經住在花園洋房的她,如今卻和張南琛蝸居在兩個小房間裡。為了照顧家庭,不惜辭去了她喜歡的工作。就像當初追逐夢想一樣,她愛丈夫也是愛得深沉。

圖 | 張南琛家族曾經風光時合照


兒子出生後,席與時與張南琛這個家變得更加擁擠了。兒子的小床沒有地方放置,就架在浴缸上,但這絲毫不影響一家人的幸福生活。

席與時在張南琛最艱難的時期選擇拿出首飾貼補家用,同時拿出錢來支持張南琛的事業。她知道這些錢有可能就此「打水漂」,不成功便成仁。但是她對丈夫有十足的信心,她甘願那麼做。

好在張南琛並沒有辜負席與時,他僅僅用了五年時間,就闖出了一片天地,成為了著名的金融專家,之後又開辦了自己的公司,一直到80歲才退休。

值得慶幸的是,他沒有因為錢而變壞,他秉持著振興張家,讓妻兒過上好日子的信念做到了極致。而等到生活條件改善後,席與時又重拾夢想,繼續擔任盲童老師。


眾人都感嘆席與時慧眼識人之時,卻沒有看到她那五年的生活。若不是她,或許不會有後來的張南琛,若不是他,或許後來的席與時也會不同。婚姻就是如此,總是相輔相成的,缺一不可。

2004年,席與時與張南琛已經一起走過了50年。孝順的三個兒子帶著孩子們一起為他們舉辦了盛大金婚典禮。可愛的三個孫子一起獻上了一個特大奶油蛋糕。三代同堂,一家人其樂融融。

如今的席與時與張南琛恩愛如初,即使到了耄耋之年,她依舊宛如春風,不帶一絲憂愁。度過了數十年風風雨雨,從一無所有到兒孫繞膝,在席與時看來,當中的苦痛都不算什麼。

席與時的人生雖然歷經坎坷,她卻始終明白什麼是自己該放棄的,什麼是自己應該緊緊抓住的。面對疾風之刃,她沒有選擇硬碰硬,而是以柔克剛,用善良與愛驅散了所有黑暗。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