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小老公也幸福!劉若英46歲才做媽媽 和丈夫「分房睡10年」愛意卻更濃

她獨樹一幟的特質,源於從小和爺爺奶奶生活的經歷。

那是一個讓常人看起來很不錯的家庭。

父親是一名船長,曾經遠遊四海,母親是歸國的華僑。

Advertisements

至於祖父,年輕時更是畢業於一期的黃埔。

祖母是舊時的名媛,身上終歸有著多年來雷打不動的習慣。

1969年,劉若英就是在這樣的家庭氛圍中出生的。

只可惜從她漸漸記事的時候起,生命中就沒有父母的影子。

成年人分離且遠去的背影,在兩歲的女孩心裡什麼都留不下。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被送到了哪裡。

懵懂的她,身邊沒有一個玩伴。

自己又不受對方待見,動輒被打罵,即便有哭鬧,

Advertisements

但對一個孩子而言,這些都是轉瞬即逝的煙塵。

直到有一天,兩個老人來家裡看望她。

兒子和兒媳離婚,兒子帶走了大女兒,

小女兒就被寄養在了親戚家。

對家裡的老人而言,他們怎麼會忘記自己的小孫女呢。

那天,劉若英正在屋子的一個角落裡罰站。

手裡捏著的冰棒,流出來的鼻涕不時被她舔進嘴裡。

那一幕正好被爺爺奶奶看到了。

之後,這個小姑娘跟著爺爺奶奶回家了。

Advertisements

那是個大家庭,家教嚴苛。

從吃飯到睡覺甚至到每說一句話,都要嚴格按照要求去做。

在這個家裡,劉若英從小到大學會了什麼叫得體。

奶奶每次出門,都會穿戴整齊。

作為曾經的軍人,爺爺則要求她站有姿,坐有相。

她記得很清楚的是,有一次嘴邊隨口溜出了一句髒話,

恰巧奶奶聽到,嚴厲批評了她一通。

7歲,奶奶開始教她彈鋼琴。

她詢問為何要學鋼琴呢?

奶奶告訴她,學會了鋼琴,以後相夫教子。

Advertisements

她似懂非懂,或者說腦海里只覺得那一切都非常遙遠。

就這樣,從小到大,先是奶奶彈她在一旁聽,

漸漸地她會在琴鍵上按下簡單的曲子,

慢慢長大後,她學會了彈琴,還能和著琴聲歌唱。

據說,為了教孫女彈琴,奶奶花掉了自己的全部私房錢。

琴聲給劉若英營造了一個充滿光幻的夢境,

她身處其間,漸漸只會和鋼琴為伴。

在這個家,她和身邊所有人的年齡差距太大了。

多年後回想起來,劉若英說自己小時候應該有輕微的自閉傾向。

沒有同齡的玩伴,沒有父母,大多數時候她都在幻想,靠著琴聲幻想。

Advertisements

有一天,她在街道里看到外面的小孩欺負另一個孩子。

她靜靜地在一旁看了許久,什麼都沒說。

突然間,她上前踹了那個孩子一腳,而後飛快地跑開了。

等到大人領著被踹的孩子前來問話的時候,

她卻什麼都不敢說,獨自躲在房間里不知所措。

甚至於在學校,即便面對很多同齡人,她還是什麼都不想說。

別人看她坐著發獃,就問她在想什麼。

她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樣的性格,一直伴隨著她漸漸明白了為何父母要離開自己。

那時候再坐到鋼琴旁,想著小時候奶奶教自己鋼琴時說過的話,

Advertisements

她開始幻想著以後嫁給一個男人,

自己每天在家裡教小孩學琴,也教自己的孩子學琴。

音樂,此刻已經在劉若英的心底生根發芽。

她還幻想著自己,將來能夠成為像三毛那樣的作家。

音樂和寫作是相通的,她漸漸學會了用文字,恰到好處地去觸摸心底的深處。

中學之後,音樂的藤蔓開始繼續在心間纏繞,她遠渡重洋去了洛杉磯。

三年的大學時光,她幾乎走遍了美國西海岸的都市圈。

除此之外,她還利用課餘時間教授鋼琴,到餐館里做服務生。

假期時間長,還跑到唐人街的傢具城裡做推銷。

內外兼修,她的心靈變得既封閉又敞開。

Advertisements

20歲前後,即將迎來畢業。

那年她回家,機緣巧合正好遇見了三十歲出頭的音樂人陳升。

這一次的相遇,成了她音樂夢的起點。

陳升當初的一句話,點燃了劉若英多年來的幻想。

「你想來滾石做歌手嗎?」

就這樣,獲得了加州大學古典音樂學位的劉若英,

畢業後正式成了陳升的助理。

助手其實是婉轉的說法,更像是跟班打雜的。

那時候陳升除了招她之外,還找了一個男助理,這個人就是金城武。

一對未來的金童玉女,這時候都被陳升收入麾下。

劉若英每天的工作也不難,在工作室里搞搞衛生,給大家端茶倒水。

每天到了飯點,負責給眾人訂餐。

除此之外,她和金城武還有一項不得不做的工作——刷馬桶。

對於這事,金城武也不展現男士風度了,直接跟劉若英對半分。

劉若英一三五,他負責二四六。

每天給大家訂餐,陳升無一例外總要喝一杯奶茶。

時間長了,她與其他人不禁詢問,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喝奶茶?

陳升笑了,他覺得一杯奶茶里,兼具了茶的芬芳與奶的甘醇。

那種感覺,讓人一輩子回味無窮。

因為喜歡奶茶,陳升還把此物變成了劉若英的綽號。

劉若英的英文名rene,閩南語讀起來像牛奶,

陳升覺得牛奶這個名字太土,於是借物賜名,叫她奶茶。

沒想到,奶茶這個名字此後響徹兩岸三地。

而在陳升看來,助理的外表並不算漂亮,嗓音條件也不是最出色的。

難能可貴的是,她能夠用蓬勃的情感去歌唱。

第一次製作成功的專輯是潘越雲的,看著自己的名字也出現在盒帶上,

劉若英也興奮了大半天。

在做陳升的助理期間,她還順道去演了幾次電影。

第一次是陳國富的電影《我的美麗與哀愁》。

陳導尋主角尋得辛苦,最終找到了劉若英。

於是,帶著陳升為她專門創作的歌曲《為愛痴狂》,

劉若英第一次登上了熒屏。

首次的出演就讓她走紅,緊接著張艾嘉要籌拍《少女小漁》,

陳升再次推薦了劉若英。

他先是給張導發了劉若英的照片,張艾嘉覺得她和主角的氣質相符,決定見見。

只見過第一面,劉若英就成了這部影片的女主。

很多人都覺得張艾嘉瘋了,這可是籌拍很久的片子,怎麼能隨隨便便用個新人呢。

監製李安也在猶豫到底用不用她,最後,還是張導說服了一眾主創。

拍攝期間,有一場戲需要脫衣服。

她不想這麼拍,可又覺得自己人微言輕,說出來的建議不會被採納。

於是她就去找了陳升,此刻她和陳升更像師徒名分。

陳升出面和張導商量,最終後者妥協。

這部啟用新人的影片,讓劉若英獲得了亞太影展的最佳女主角。

陳升告訴她,你可以離開我了,你有夢想,我也有自己的事情。

劉若英很清楚,這段師徒的情誼,終歸有結束的那一天。

只是,每當想起第一次和陳升的相遇,她的內心還是有那麼多的不舍。

畢竟這麼多年,陳升教給了她很多。

更為重要的是,在她的心底深處,一直埋藏著師徒以外的其他情感。

不過,劉若英也很清楚,師傅畢竟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

而自己內心的那份情素,多少有些是說不出口的。

就這樣,離開了陳升,劉若英也正式開啟了自己的事業。

只不過每次有師傅的演唱會,無論是以何種形式,她都會去現場。

多年後,她依舊記得師傅的嚴厲。

1999年的跨年演出,除了陳升的演唱會,她還有四場活動參加。

當天,她來到現場後,和師傅一起登台,中間還剩一首歌的時間。

她做好準備,暗自竊喜沒有遲到。

不過等到她和師傅一起上場後,陳升卻把音樂叫停了。

陳升隨後說道,自己尊重演出,而且不認為一個歌手在開唱前幾分鐘才到,

就能把歌唱好。所以,他覺得是自己這個老師當得不好。

這番話說完,陳升離場,只留下劉若英在台上淚如雨下。

她當然明白自己內心的那份情愫是單方面的,

不過依舊忍不住會想要表達一下。

2002年,她再次去聽了陳升的跨年演唱。

演出後,她和許多歌迷一樣,也出現在了陳升面前。

當著眾人的面,她希望恩師給自己一個擁抱。

陳升只是意味深長地看著這個姑娘,而後摸了摸她的頭。

在師傅眼裡,他們之間永遠只是師徒關係。

而劉若英自己也只能將這份情愫深埋起來。

即便讓自己學會理智起來,但再次和師傅相遇,還是會打破心理防線。

2005年底的時候,她和陳升一起受邀,參加了侯佩岑主持的綜藝節目。

在現場,一向穩重的她見到陳升之後就守不住情緒了。

只有在心裡有感覺的人面前,才會出現這樣的狀態。

據說,還有一次在內地荒涼的西部拍戲,

條件艱苦不說,周圍連一部電話都沒有。

她瘋狂尋找,最終找到一部公用電話,

而她最想打給的那個人,就是陳升。

此後的事業發展順風順水,除了歌唱和拍戲之外,

她在隨後還迷上了寫作。

作家夢小時候她就有了,只不過當真付諸行動的時候,

不免又會想起師傅曾經給她說過的一番話。

音樂是有聽眾的,而寫作是一個人的探尋。

如果找不到出路,那麼一個寫作者就可能會死掉。

劉若英坦承,自己沒有那種孤獨的感覺。

她很享受寫作時發獃的那種狀態,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像回到了小時候。

別的名人寫作,清一色都是自傳,

畢竟自己的經歷最好寫,既能蓋棺,在手法上也不露怯,

文筆實在不好寫不出來,還能將自己的經歷交給代寫公司。

但她的寫作卻不一樣,她寫散文、寫感悟、寫眼睛看到的一切。

以至於當她拿到作家董橋的約稿信後,她激動得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於是在演藝事業之外,她反倒成了藝人圈子裡最高產的作家。

前後出版過六部散文集,還在報紙上開設兩周一篇的專欄,

寫作成了她審視自我的時刻,也成了她看透時光前後的沉靜。

只是,這種自我感悟和自我實現式的生活,讓她很長一段時間裡依舊保持著單身狀態。

此前李宗盛就跟她說,你應該先去談一場戀愛,而後再跟我合作唱片。

至於成了朋友之後的張艾嘉,也是隔三岔五就數落她。

你真的該去談戀愛了,不然臉上永遠是一副冷冷的色調,一看就沒有經歷過愛情的溫暖。

她也只好自我打趣,說得輕鬆,難道一下樓一出門就能碰到啊。

於是,從20歲到30歲,一轉眼到了40歲,

觀眾心目中的奶茶,依舊沒人捧在手心。

直到41歲那年,她才終於對外公布了自己已經結婚的消息。

外界對於她的感情,也僅僅止步於有媒體在當年,曾拍攝到她和一名男子一起出入公寓。

公布婚訊後,人們才知道了她的丈夫叫鍾小江,比她小10歲。

導演滕華弢是兩個人的媒人,最初是他從中牽線,而後兩個人慢慢熟識並相戀的。

鍾小江不是演藝界的人士,而是一名富商。

二人婚後,也有獨特的相處之道,結婚10年以來,始終分房睡。

2015年,兩個人有了兒子。

對於婚姻和家庭,她在之後的歲月里,也一直在用文字表達著自己的感悟。

在她看來,最好的夫妻關係,就是能在親密的愛人懷抱里安詳孤獨。

一轉眼,又一個十年過去了。

她和丈夫的婚姻,也走過了無數的風風雨雨。

當初,很多人認為這段閃婚式的愛戀可能經受不住考驗。

不過,她用自己的實際生活,把日子過成了屬於一家的幸福。

如今,劉若英還是她自己。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