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賺錢你享受!霸道女總裁在家開公司「3層別墅隨丈夫打理」 「結婚20年分床睡」相知卻不干涉彼此

婚後20年,各司其職、互相彌補!


建築師堀內雪是典型的工科女生,

她熱愛工作,

甚至忙到忘記了生孩子;

而她的先生堀內犀,

卻是個愛生活的文科男,

除了把妻子照顧好,

他所有積蓄都花在興趣上。

於是兩個人產生了有趣的互補:

妻子賺錢,丈夫生活。



Advertisements


為了能把更多的時間花集中在工作上,

雪花了10年時間,

在東京找到了一塊綠植縈繞的寶地,

並親手設計,把工作室變成了家。

Advertisements

雖然已經結婚20年了,

兩人卻從不對彼此干涉過多,

一個早起,一個晚睡,

他們甚至分床而睡。

「人嘛就是這樣,

不是所有事都能互相理解,

摸清對方的一半剛剛好。

不需要為了遷就而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

一起來看看兩人的自白。

家是我的工作空間,老公的生活空間

Advertisements

我叫堀內雪,是名建築師,這個房子完全是我理想中的家,每個空間都很適合工作。

我算是為自己打工,所以沒有退休的說法。我只要一開始工作就會心無旁騖,現在回過神才發現,我們甚至都忘了要生孩子。

我的丈夫犀以前是生活雜誌的編輯,也出版過書,很注重生活品質。結婚後不久他就辭職了,在家幫襯我的事業,所以這裡既是我們的家也是我們共同的工作室。

我花了整整10年,才在東京找到這麼塊寶地。雖然這裡距離市中心只有半小時車距,但完全沒有都市氣息,取而代之的是南邊的多摩川,與河堤上茂密的綠色。

Advertisements

今年恰好是我們結婚的20周年,我們家基本是我負責工作賺錢,他負責照料起居。犀常叫我「建築狂魔」,還好他總是為我準備好吃的飯菜,要我多休息。照顧我這樣一個沉迷工作的人,犀也很辛苦吧。

不過與「一不小心」就陷入工作的我不同,犀「一不小心」就沒在工作了。他很擅長找樂子調劑,釣魚、做料理、騎摩托、搞音樂,其實家裡也擺滿了他的收藏品。

Advertisements

在家打造私人咖啡館


建築總面積45坪,共三層。正面主體是玻璃窗,外牆則選用了與環境相襯的藏青色木板,車庫裡那台80年代的摩托車,也是犀的藏品之一。

把大門的兩扇玻璃落地門完全打開,1樓就變為一個半室內半戶外的公共空間了。既是我們的餐廳,也是與客戶見面的會議室。

Advertisements

坐在這裡能同時感受到室外的陽光、綠植、微風,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家裡有很多老物品,大部分都是犀的收藏。我原先並不喜歡舊物,但每次看到犀收集來的那些設計精美的古董,看著他很珍惜地擦拭,很寶貝地使用,也漸漸喜歡上這些能經過時間考驗的物品了。

常有路過的人以為我們家是咖啡館,其實我是故意這樣設計的。我一直覺得咖啡館有讓人產生靈感的魔力,以前我幾乎每天都會泡在咖啡館里埋頭工作,所以我索性把家做成私人咖啡館,這樣不用特地出門也能靜下來心來工作。

Advertisements

犀也很喜歡咖啡,每當我的建築會議變得枯燥時,犀就會端上咖啡和蛋糕來調節氣氛。廚房桌上擺著很多咖啡用具,像是虹吸壺、咖啡研磨機、還有小型的咖啡豆烘焙機,櫥櫃裡則是他從各地淘來的咖啡杯。

我們家掌勺的也是犀,所以我為他打造了一個很有男人味的廚房。不鏽鋼、鐵、老木頭等等,專挑很有質感的材料,並且以暗色調為主。

為了能隨時知道彼此的動靜,我還在廚房挑高的天花板處留了個狹長的縫隙,做了一個能看到2樓的窗戶。

廚房的正面是位於建築中心的中庭,另一面則是後庭院。光線從三個方向照進廚房,即使是在建築內部,也會有被綠色圍繞的感覺。

這塊地是長方形的,因此內部會比較暗,所以我不僅設計了很大的窗戶,還特地做了3個庭院。正因為有這麼多通透的空間,陽光才能灑到房間的每個角落。

我們的生活互不干涉

2樓既是客廳也是我的辦公室,所以我以白色鐵材為主,營造出工廠的氛圍。

面向窗戶,左邊是我的空間,右邊是犀的空間。


我的空間裡儘是些和工作相關的東西,電腦、資料、建築書。

而犀的櫃子裡則塞滿了他的黑膠唱片,旁邊擺著的是他的寶貝古董功放和唱機。我們各自在自己的空間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互不打擾。

2樓正中間有一個用鋼筋吊著的半懸空儲物室,是屬於犀的興趣愛好屋。我在設計的時候犀就強烈要求給他騰出這麼個空間,除此之外的設計他都全權交給了我。

我其實根本不知道犀到底有多少收藏品,對他買的東西也不太過問,原以為這塊空間足夠他用了,結果搬家的時候才發現他光是架子鼓就有3套,薩克斯風有5支,現在儲物室也被塞得滿滿的。

雖然已經結婚20年了,但從3樓卧室的兩張單人床你就能看出來,我們的生活還是相對比較獨立的。

我是夜貓子而犀是早起派,分床睡就不會影響彼此,更不需要為了遷就誰而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

儲物室的另一側是浴室,這裡也貫穿著「通透」的理念,浴缸正面就是一大扇落地玻璃窗。犀說他泡澡的時候從來不拉窗帘,透過客廳的玻璃可以看到多摩川河堤上往來的人,很有樂趣。

整個建築物正面主體是玻璃窗,但每一層又有不同的小心思。

1樓前庭的綠植可以遮擋河堤上散步路人的視線;2樓我做了一個與下半身齊高的陽台,既保有隱私又能眺望遠方;而3樓整體敞開,還鋪設了草坪,給人一種外面的綠色延綿到家裡的錯覺。

20年的二人世界

我們從不會對彼此的愛好乾涉過多,犀平時都是獨自欣賞自己的收藏,偶爾也會和我介紹一下歷史啊由來啊之類,不過我也是聽得一知半解啦。

人嘛就是這樣,不是所有事很少有所有事都能互相理解的,摸清對方的一半剛剛好。

我們其實也不是故意當頂客族,真的只是忘記了生小孩而已。我們倆幾乎一直都處於工作狀態,哪怕是在和犀說別的事,聊著聊著也會又回到工作的話題上。

在公司上班,工作和生活可以分得很清楚,但是家和工作室在一起,兩者就很難劃分了。還好我很喜歡我的工作,腦子裡都是建築設計,越想就有越多的設計和點子湧現,總是自己把自己搞得很忙。

可能只有熱愛生活的犀,才可以和喜歡工作的我相互補足吧。人都有優缺點,如果總抓著對方的過失不放,自己也辛苦,對方也很難輕易改變。

就像我之前說的,我們對彼此有著恰當的了解程度,所以就算我們在一起很久了,聊天的時候還是會對對方說的事情很感興趣。

哪怕想吵架,到了第二天也都會忘記。我覺得「忘記」也很重要,不開心的事情一直放在心上,只會越來越難過。

能始終看著彼此的優點生活,也是我們的秘訣之一吧!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